秋颜萧瑟:娇妻别想逃 第3章 真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顾辞晔将手中的项链摆在暮溪夏的眼前,但是是一句请求,但是无论怎么样听出来好像都是在威胁,令人难以反抗意识。“我现在的都被你被囚禁出来了,除了什么很值得你用赌来可以得到的吗?”“我现在都被你囚禁起来了,还有什么值得你用赌来得到的吗?”。...

顾辞晔将手中的项链摆在暮溪夏的眼前,虽然是一句请求,可是不管怎么样听起来似乎都是在威胁,令人无法反抗。

“我现在都被你囚禁起来了,还有什么值得你用赌来得到的吗?”

虽然自己也很想得到他手中的那条项链,但是更值得注意的就是他想通过这次赌来得到的东西。

顾辞晔认真的看着手中的项链,似乎已经胜券在握了一般,从桌子上拿来两个骰子,并递给她一个筛盅。

“你想要的是这条项链,而我想要的不过是一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如果你赢了我会把项链送给你,如果我赢了,你就告诉我真相。”

这个筹码对于暮溪夏来说似乎有些太过沉重,看来顾辞晔也不算是傻的无可救药,当年那件事情他果然看出来有什么猫腻了吧。

虽然暮溪夏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胜过他,可是在项链的面前,她依旧选择了接受这场挑战。

就连夜店都没去过几次的暮溪夏根本就不知道玩骰子的技巧,只能装模作样的听着筛盅里的声音。

好在这一次里面只有一个骰子,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场拼运气的较量,为了显示自己并非一无所知,暮溪夏特意装作听得很认真的样子,才将骰子摆在顾辞晔的面前。

而顾辞晔就并没有那么多的花把式,只是来回摇晃了几下之后,就摆了出来。

在亮相之前,暮溪夏特意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数字,五点说小不小,可是依旧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顾辞晔那个变态的实力从来都是不容小觑的。

暮溪夏被顾辞晔盯的有点发毛,实在不想再忍受他这种无谓的折磨,自己动手将他面前的骰子摆了出来。

在他那个六点的数字面前,自己的五点显得那么渺小且无力,暮溪夏有些无助的跌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项链她想要,同样事实的真相她也不想讲出来,可是顾辞晔等待着这一刻似乎已经等了很长的时间。

可是暮溪夏接下来的话明显不够走心,甚至从她那一双满含着雾气的眸子中就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事实的真相你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吗?我爸想要抢走你家的生意,找到了产品不合格的证据,本来他都已经要放过你们了,可是你爸不争气,回来的路上就死了,这件事情你应该比我清楚才是啊。”

还没等暮溪夏把接下来的事情说完,就被顾辞晔一个重重的耳光给打断了,眩晕着的暮溪夏抚着自己已经被扇红的半边脸颊趴在柔软的床上。

“我说最后一遍,我要听事情的真相。”

顾辞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阴冷的就像是从地狱召唤来的恶魔,与窗外的黑暗融为了一体。

暮溪夏趴在床上有些无奈的笑了一声,顾辞晔还真是没这么好骗呢,但是看在他曾经对自己的做过的事的份上,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他吧。

“事情的真相不就是你爸死了,我爸也死了吗?”

暮溪夏翻过身来,用左手支在床上,撑起半个身子眯缝着眼看着面前如同豺狼猛兽一般的顾辞晔。

三千万的项链对于顾辞晔来说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他所在意的一直都是一年前的那件事情,尽管他知道暮溪夏没有参与进来。

顾辞晔扑身上去压在暮溪夏的胸前,重力的作用下暮溪夏无法再支撑自己的身躯,只能躺在床上任由他向自己袭来。

“暮溪夏,你这个人永远都不知道天高地厚是不是?”

顾辞晔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不断回响着,如果看不见他那张脸的话,暮溪夏倒是很愿意让这个声音永远留在自己的记忆当中。

暮溪夏侧过头去,与顾辞晔那一双深邃的眸子对视起来,细长的眉眼中氤氲着淡淡的雾气。

今天的事情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可是事到如今,暮溪夏却也不想展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满含着泪水的眼睛扑朔着,望向他似乎在说着什么。

而这一双眼睛却又像极了唐嘉月,顾辞晔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才强迫自己从唐嘉月的幻想中逃离出来。

“这都是你自找的。”当顾辞晔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暮溪夏就开始后悔自己刚才到底为什么要那样激怒他。

因为他那一双冰凉的像是蛇一样的手已经伸进了礼服里面,在自己光滑的皮肤上来回游走。

在感受到顾辞晔的温度之后,暮溪夏整个人都怔了一下,僵硬呆在他的身下不敢动弹。

以前自己最渴望的不过就是他这样的触碰,可是现在看来,竟然也不过是魔鬼的爱抚。

在月光的映衬下,顾辞晔轻柔的抚摸着柔滑的如同丝缎的皮肤,更加爱怜的,却仍然是她一双像极了唐嘉月的眸子。

暮溪夏似乎之后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一样,眉头一皱忍不住就想哭出声来,可是顾辞晔又在猛然间扼住她的脖子,让她没法发出半点声音。

“不许哭,也不许笑,否则的话,这双眼睛就不像了。”

顾辞晔在她的耳边轻轻呢喃着,果然是一个变态吧,不准哭不准笑,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吧。

暮溪夏强咬着嘴唇没有让自己哭出声,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辞晔在这安静如水的夜里,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逼入绝望。

清醒过后的暮溪夏再次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透过窗帘洒进来的阳光,以及躺在自己身边睡得安详的顾辞晔。

在刺眼的阳光下,顾辞晔狭长的睫毛在眼睑处形成了一个有弧度的阴影,像是蝴蝶的翅膀一般在跳动着。

不知道他是刚刚醒来,还是在暮溪夏清醒之前就已经醒过来,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顾辞晔分明就是在装睡。

暮溪夏撑着半个身子,用被子勉强遮盖住自己裸露的身躯,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面对顾辞晔的时候,自己的语气也能这么冷淡。

“别装了,眼睛抖的像震动一样,真当我傻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