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到风来阁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杨婉儿记并不大很清楚了,总而言之跟宫廷脱不了干系,说没准这七秀坊是宫廷培养出来的一群刺客。想起这里杨婉儿不由得有点儿兴奋,如此一来自己也可以学到绝世武功,过一过侠女的瘾,三来或许也可以偷偷摸摸混进来皇宫,看一看那传说中倾国倾城的董淑妮,传闻后宫佳丽三千,也不知道是些天还未亮,杨婉儿就被上官醉雪叫醒了。上官醉雪说再来镇离七秀坊还是有点距离,早些出发的好。一边说,一边收拾好行李,拉着杨婉儿出门。刚出门,就看见几个衣着华丽的女子正在骂一个妇人,那妇人含着泪,并不作答,只是低着头把滚了一地的土豆往框子里放。那群女子见妇人并不理她们,恼羞成怒,一脚踢翻了装土豆的框子。杨婉儿见状,忙上去道:“喂,你这泼妇,别欺人太甚了啊,你以为你背两把剑了不起了啊。”那踢了箩筐的女子瞪了一眼杨婉儿,道:“要你多管闲事?这老妇撞了我们,弄脏了我们的衣裳。”杨婉儿还想说什么,被上官醉雪拉住了,上官醉雪道:“婉儿,别和她们吵,看她们的装扮,似乎是七秀坊的。”杨婉儿怒道:“七秀坊又如何,有什么了不起?姐姐,我们别去投奔七秀坊了,你看看这些女子,一个个凶神恶煞,整个儿一泼妇。”上官醉雪道:“婉儿,不得胡说,哪个地方没有几个恃宠而骄的小人?我们只不理便是了。”两人一边说,一边来到了扬州城,杨婉儿刚想拉上官醉雪去城中游玩一番,却被上官醉雪拉了朝船夫走去,边走边道:“瞧你急的,以后有的多的是时间来呢,先去七秀坊安定下来再说吧。”杨婉儿心想,如今来这个鬼地方,所认识的就只有上官醉雪一个,她待我又极好,心地又善良,那七秀坊我虽不愿去,可也没其他可去的地方,也罢也罢,我就跟了她去吧。如此想着,便跟上官醉雪上了船。。...

  当夜,杨婉儿苦思冥想,终于有了点头绪,这公孙大娘的剑舞确实了得,据说,她是开元盛世时的唐宫第一舞人。善舞剑器,舞姿惊动天下。公孙大娘以舞《剑器》而闻名于世。她在继承传统剑舞的基础上,创造了多种《剑器》舞,如《西河剑器》,《剑器浑脱》等。只是,这舞蹈怎么会和剑扯上关系了呢,杨婉儿心想这必定不是一般的舞,杨婉儿依稀记得以前看过公孙大娘的一些人物介绍,她似乎还是宫廷的舞者,或者曾经去宫廷跳过舞,具体杨婉儿记不大清楚了,总之跟宫廷脱不了干系,说不定这七秀坊就是宫廷培养的一群刺客。想到这里杨婉儿不禁有点激动,一来自己可以学到绝世武功,过一过侠女的瘾,二来也许可以偷偷摸摸混进皇宫,看看那传说中倾城倾国的董淑妮,传闻后宫佳丽三千,也不知是些什么样的佳丽,杨婉儿心想,这下可以一饱眼福了。

  天还未亮,杨婉儿就被上官醉雪叫醒了。上官醉雪说再来镇离七秀坊还是有点距离,早些出发的好。一边说,一边收拾好行李,拉着杨婉儿出门。刚出门,就看见几个衣着华丽的女子正在骂一个妇人,那妇人含着泪,并不作答,只是低着头把滚了一地的土豆往框子里放。那群女子见妇人并不理她们,恼羞成怒,一脚踢翻了装土豆的框子。杨婉儿见状,忙上去道:“喂,你这泼妇,别欺人太甚了啊,你以为你背两把剑了不起了啊。”那踢了箩筐的女子瞪了一眼杨婉儿,道:“要你多管闲事?这老妇撞了我们,弄脏了我们的衣裳。”杨婉儿还想说什么,被上官醉雪拉住了,上官醉雪道:“婉儿,别和她们吵,看她们的装扮,似乎是七秀坊的。”杨婉儿怒道:“七秀坊又如何,有什么了不起?姐姐,我们别去投奔七秀坊了,你看看这些女子,一个个凶神恶煞,整个儿一泼妇。”上官醉雪道:“婉儿,不得胡说,哪个地方没有几个恃宠而骄的小人?我们只不理便是了。”两人一边说,一边来到了扬州城,杨婉儿刚想拉上官醉雪去城中游玩一番,却被上官醉雪拉了朝船夫走去,边走边道:“瞧你急的,以后有的多的是时间来呢,先去七秀坊安定下来再说吧。”杨婉儿心想,如今来这个鬼地方,所认识的就只有上官醉雪一个,她待我又极好,心地又善良,那七秀坊我虽不愿去,可也没其他可去的地方,也罢也罢,我就跟了她去吧。如此想着,便跟上官醉雪上了船。

  半个时辰后,她们来到了七秀坊,这七秀坊,是建在瘦西湖上的,仿佛是空中楼阁那般巧夺天工,说不出有多么豪华美丽。杨婉儿张大嘴巴左顾右盼,口水流了一地。上官醉雪看着笑道:“婉儿妹妹,瞧你这傻样,仔细让人看了笑话。”杨婉儿忙闭了嘴做严肃状,只见旁边几个路过的女子掩嘴而笑,窃窃私语,杨婉儿顿时红了脸,躲在上官醉雪身后做娇羞状。这时有个女子妖妖娆娆的走了过来,柔声问道:“二位妹妹可是准备入我七秀坊的?”上官醉雪忙道:“正是,还望姐姐指引。”那女子掩嘴笑道:“妹妹且随我来。”说着,便引了上官醉雪和杨婉儿来到码头附近的一个小亭子。那女子对二人笑道:“妹妹请。”杨婉儿看着亭子里的一推乐器,忙悄声问道:“这是要干嘛?”上官醉雪悄悄道:“我听说要入七秀坊,还要闯关的。”杨婉儿道:“糟了糟了,我可不会这些玩意,我们要不另投门派?”上官醉雪道:“见机行事吧。”那女子笑盈盈的看着她二人,并不说话,杨婉儿和上官醉雪看着那女子,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一瞬间,气氛变的很尴尬。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杨婉儿隐约听到有哭声,便皱了眉凝神细听。那女子见状,问道:“这位妹妹是否身体不适?”杨婉儿道:“嘘,你们听,有哭声,好像是小孩的。”三人凝神细听,果然是有小孩在哭,她们随即走出了亭子,随着声音寻去,只见是一个小木盆被小土坡挡住了,停在那儿不动,哭声便是木盆里传出来的。杨婉儿撩起裙摆,走入水中,把木盆端了上来,那木盆里,竟有一个尚未满月的小婴孩儿。那女子二话不说,抱着孩子,带着杨婉儿和上官醉雪找到了掌门,禀报了此事。掌门摇头叹息,嘴里一口一个冤孽。杨婉儿听了半天,硬是没听出玄机,不过最后一句,杨婉儿听懂了,掌门说杨婉儿和上官醉雪见义勇为,心地善良,愿意破格收取。杨婉儿心想,这下撞上了,刚想问掌门什么时候教她们武术,却被上官醉雪拉住。那掌门喋喋不休说了一段玄而又玄的话,揉了揉额头,道:“孩子的事就教给我处理,你们二人,去听香坊找萧白胭姐姐,她会为你们安排一切。”三人听闻,只好退了出来,杨婉儿这才发现这楼好高,往下一看,全是水,吓得她差点站不稳。那女子笑道:“这是忆盈楼,建在水上的。”上官醉雪道:“多谢姐姐今日帮忙,不知姐姐如何称呼。”那女子笑道:“我叫白纤纤,以后你们有什么难处,只管找我。”上官醉雪道:“那么,有劳白姐姐了。”白纤纤笑道:“你们过了石桥,前面便是步莲台,然后再走一小段便是二十四桥,过了那桥,便是听香坊了,萧姐姐在听香坊附近的星月坊里,你们到了星月坊,问问坊中的姐妹便是。”上官醉雪谢了白纤纤,拉着杨婉儿离开了忆盈楼。

  杨婉儿随着上官醉雪走过绕过小石桥,便看到了白纤纤口中的步莲台,那架势,宛若皇宫那般华丽绚烂,杨婉儿心想,兴许这七秀坊的女子,是皇宫的舞者也说不定。台上有几个女子挥着双剑翩翩起舞,杨婉儿和上官醉雪停住了脚步,呆呆的看着她们。上官醉雪轻轻叹息道:“七秀剑舞,果然名不虚传。”杨婉儿问道:“姐姐,这些女子,拿剑挥舞,就不怕失手伤了人吗?何况她们靠那么近,要是不小心割了旁人的手,啧啧,那不痛死。”杨婉儿此话一出,说得几个路过的七秀女子掩嘴而笑,上官醉雪拉了拉杨婉儿的手,悄悄道:“所谓钢铁也成绕指柔,何况这些姑娘武艺高超,何须你操心这个。”上官醉雪一席话说得杨婉儿立时红了脸,忙拉着上官醉雪朝前走,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二十四桥,据说这桥24米,宽2.4米,并且有24根玉石栏杆围以两侧。故名为二十四桥。杨婉儿虽是成都人,并没有去过扬州,但是对二十四桥还是略有所闻,今日一见,发现果然名不虚传,杨婉儿心想古人的智慧还真不是盖的,比二十一世纪的豆腐渣以及西洋设计的建筑不知道要好看多少倍。杨婉儿缓缓上前,低声说道:“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xiao。哎,今古同叹。”却不想被一位站在桥头发呆的姑娘听见,那姑娘转过头对杨婉儿笑道:“妹妹好才情,听闻今年坊内进了不少才女佳人,果真如此。”杨婉儿纳闷道:呀,不是说七秀坊的女子文武双全的吗?怎么连杜牧的诗都不知道?哦哦,对了,现在李渊当位,杜牧是文宗年代的,文宗是第十四代皇帝,靠啊,隔了不知多少年。正想着,那女子拉了杨婉儿的手道:“妹妹有心事?”

  杨婉儿忙回过神来,道:“啊,我,没有呢。”那女子笑道:“妹妹入了这七秀坊,便是一家人了,有话可直言。”杨婉儿看那姑娘的神色,心想:有话的应该是你吧。如此想着,便道:“我看姐姐面有难色,姐姐有心事?”那姑娘道:“妹妹真是心细如尘,我……哎,妹妹可曾有心上人?”“这,”杨婉儿红了脸道,“不怕姐姐笑话,妹妹不曾有过。”那女子叹息一声,看了看杨婉儿和上官醉雪,柔声道:“妹妹没有过心上人,固然是不知这相思之苦,哎。”杨婉儿听得如此,忙问道:“姐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那姑娘微微红了脸,道:“不瞒妹妹说,此桥的另一边,站着我的心上人,他叫卢溪,我这里有块锦帕,是我亲手绣的,我想劳烦你送给他。”杨婉儿接过手帕,上官醉雪道:“可是我们初来乍到,要怎么找到卢公子呢?”那姑娘道:“过了这石桥直走,便是七曲桥,桥那边有条通往织染坊的小路,他便在那小路旁边的亭子里。对了,亭子外边有一棵桃树,你们切勿走错了。”杨婉儿跟上官醉雪别过那姑娘,便朝织染坊的小路走去。果然,在一棵桃树旁边看见了那小亭子,两人忙朝亭子走去,找到了亭子里的卢溪,说明来意。那卢溪接过帕子,并不说话,只是拿了笔墨,刷刷刷写了一封信,叫杨婉儿交给那姑娘。杨婉儿这才知道,那姑娘原来名叫苏佳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