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到风来阁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香囊,柔声道:“婉儿妹妹,烦劳你再跑一趟,帮我把这齐心香囊作为礼物卢公子。这是我亲自动手绣的,里面的齐心花瓣和麝香,都我亲自动手挑选出的。”杨婉儿心说,这女子貌似痴心,简言之君子有成人之美,要不然我能成就他们的好事,那我岂非是也做了回大君子。如此心里想便接那上官醉雪正在水云坊的小石桥边帮孟观雨采集醉生梦死草,看见杨婉儿站在水云坊码头东张西望,便忙把她叫了过来。杨婉儿见上官醉雪手里拿了一把草,忙凑过来嗅道:“哇,姐姐,这个是什么草,好香呐。”上官醉雪笑道:“这草,叫醉生梦死草,拿来酿酒的。”杨婉儿好奇道:“怎么草也是可以酿酒的吗?”上官醉雪噗嗤笑道:“你以为只有五谷杂粮可以酿酒吗?快别说了,赶紧跟我一起去采集。”杨婉儿问道:“怎么姐姐你要酿酒吗?”上官醉雪边告诉杨婉儿怎么采集边低声道:“当然不是啦,看见没?是给站在小石桥边的孟师姐采集的。”杨婉儿嘟嘴道:“为什么她站在那里,我们给她采集?又不是我们酿酒。”上官醉雪看了看四周,低声道:“嘘,小心隔墙有耳,我们初来乍到,当然是能帮什么就帮什么了,何况这位孟师姐,来头不小呢,而且,她答应只要我们采集够了,她就交我们一个招式呢。”杨婉儿看了看站在远处的孟观雨,道:“切,小心你被别人骗了,难道武学招式,不是师父教我们不成?”上官醉雪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师父能教我们多少?何况七秀坊人这么多,师父能一个一个教过来,何况这七秀的每一秀,无论是舞姿还是武艺都各有不同。如果我们都能学到,那……”杨婉儿打断上官醉雪的话道:“哦哦,我明白了,姐姐想一网打尽,看不出来啊姐姐,平时你看上去文文弱弱很老实的样子,原来,这么有打算呀。”上官醉雪道:“好啦,别胡说八道了,采集够了我们快走吧。”。...

  别过卢溪,两人沿路返回,走了一段,上官醉雪突然停了下来,拉着杨婉儿道:“婉儿你看,那边不就是星月坊吗?我们先去见过萧白胭再去送信也不迟。”杨婉儿想了想,点点头随着上官醉雪找到了萧白胭。拜别萧白胭后,上官醉雪道:“婉儿妹妹,你去送信,我去完成萧姐姐叫我做的事,记得早点回来不要贪玩。”杨婉儿点了点头,带着卢溪的信找到了苏佳璐,那苏佳璐看过信后,微微的红了脸,扯着杨婉儿的手连声说谢,接着,又拿出一个香囊,柔声道:“婉儿妹妹,劳烦你再跑一趟,帮我把这同心香囊送给卢公子。这也是我亲手绣的,里面的同心花瓣和麝香,都我亲手挑选的。”杨婉儿心想,这女子倒是痴情,所谓君子有成人之美,要是我能成就他们的好事,那我岂不是也做了回大君子。如此想着便接了苏佳璐的香囊找到了卢溪。那卢溪接了香囊,也并不说话,杨婉儿自觉无趣,便离开了七曲桥去找上官醉雪了。

  那上官醉雪正在水云坊的小石桥边帮孟观雨采集醉生梦死草,看见杨婉儿站在水云坊码头东张西望,便忙把她叫了过来。杨婉儿见上官醉雪手里拿了一把草,忙凑过来嗅道:“哇,姐姐,这个是什么草,好香呐。”上官醉雪笑道:“这草,叫醉生梦死草,拿来酿酒的。”杨婉儿好奇道:“怎么草也是可以酿酒的吗?”上官醉雪噗嗤笑道:“你以为只有五谷杂粮可以酿酒吗?快别说了,赶紧跟我一起去采集。”杨婉儿问道:“怎么姐姐你要酿酒吗?”上官醉雪边告诉杨婉儿怎么采集边低声道:“当然不是啦,看见没?是给站在小石桥边的孟师姐采集的。”杨婉儿嘟嘴道:“为什么她站在那里,我们给她采集?又不是我们酿酒。”上官醉雪看了看四周,低声道:“嘘,小心隔墙有耳,我们初来乍到,当然是能帮什么就帮什么了,何况这位孟师姐,来头不小呢,而且,她答应只要我们采集够了,她就交我们一个招式呢。”杨婉儿看了看站在远处的孟观雨,道:“切,小心你被别人骗了,难道武学招式,不是师父教我们不成?”上官醉雪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师父能教我们多少?何况七秀坊人这么多,师父能一个一个教过来,何况这七秀的每一秀,无论是舞姿还是武艺都各有不同。如果我们都能学到,那……”杨婉儿打断上官醉雪的话道:“哦哦,我明白了,姐姐想一网打尽,看不出来啊姐姐,平时你看上去文文弱弱很老实的样子,原来,这么有打算呀。”上官醉雪道:“好啦,别胡说八道了,采集够了我们快走吧。”

  上官醉雪和杨婉儿提了一篮子醉生梦死草来到孟观雨身边,却发现孟观雨正看着远方出神。上官醉雪轻声喊道:“孟师姐,你在看什么?”“啊?”孟观雨回过神来,拉着上官醉雪和杨婉儿,指着远方道,“看,葛瑶师妹又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去找卢公子了。”“这,”上官醉雪尴尬的笑了笑,道,“孟师姐,我和婉儿妹妹刚来不久,不知道你说的葛瑶,卢公子是……”“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们是刚来的,师妹辛苦了,你们且坐坐,听我细细跟你们讲。”那孟观雨拉着上官醉雪和杨婉儿一边朝水云坊走去,一边道,“葛瑶是我的师妹,也是你们的师姐,来七秀坊快两年了。这段时间,我老觉得她古古怪怪的,平时她并不喜欢这些花儿草儿的,可是最近,我看她经常穿红戴绿把自己打扮的跟小仙女一样。每次叫她出去办点事,都要去半天,还经常自己一个人偷着乐,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便暗中观察了她几天,原来,这丫头,是跟那卢溪公子好上啦。难怪她每天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朝星月坊跑了。”杨婉儿听了,心想:不对呀,卢溪公子不是在跟苏佳璐好么,怎么会和这个什么葛瑶的纠缠在一起呢?

  孟观雨见杨婉儿面有疑色,便笑道:“妹妹有什么疑问?”杨婉儿道:“恕妹妹直言,只怕是师姐你看错了罢。”孟观雨笑道:“妹妹放心,再没有我看错的事儿,不是我吹,这七秀坊上上下下大小事,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也没有什么是瞒得过我的眼睛的。”上官醉雪赔笑道:“是,是,那是。”孟观雨见上官醉雪和杨婉儿并不是很信她,自觉无趣,道:“你们不信也难怪,可是啊,这七秀坊上下,没有谁的小心思瞒得过我的双眼,以后你们就明白了。你们且回去吧,晚上来找我,我教你们那招水榭花盈,对了,你们初来乍到,可能不懂这路的规矩,并不是谁都那么好运可以找到师父专门教你们什么,一切看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你们要多看,多学习,比如七秀的入门功夫“名动四方”“剑影留痕”这些,你可以去水云坊小码头附近的木桩那看姐妹们练习,然后自己领悟,这些招式,说简单简单,说难就很难,要看你们自己是否用心了。水云坊的台子上,陆无双每天都会去表演,你们也可以去看看,多去学习。“杨婉儿跟上官醉雪谢过孟观雨,回到了萧白胭给他们安排的住处。

  上官醉雪和杨婉儿的房间在听香坊,就在水云坊附近,所有不管事和无名气的七秀,都住在这里。回听香坊时,上官醉雪和杨婉儿看见了刚好归来的葛瑶,满面*,双眼含情。回到房间,上官醉雪低声问道:“你说那个孟观雨说的是不是真的啊?如果是真的,那,苏佳璐怎么办?”杨婉儿皱眉道:“那个孟观雨那么八婆,八成是个大嘴巴,没准瞎说的。你想想啊,我们明明有帮苏佳璐送东西给卢溪的,而且卢溪不但接受了,还给苏佳璐回信了,在我们面前都一口一个佳妹的,两人肯定是有情的。他怎么会……,难道古代也喜欢玩儿劈腿?”上官醉雪看着杨婉儿,疑惑道:“劈腿?劈什么腿?”杨婉儿拍了拍脑袋,道:“就是,嗯,一心二用。”上官醉雪笑道:“一心二用倒是没什么,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的,只是,不知道她们谁大谁小呢?”杨婉儿心想:原来醉雪姐姐也这么八卦,看来,是女人都八卦这话没错。古代女人也不例外。

  是夜,上官醉雪和杨婉儿偷偷去水云坊找孟观雨学招式时,又看见了葛瑶。杨婉儿心想或许葛瑶的心上人另有其人。虽然她明白,现在是在李唐,正如上官醉雪所说三妻四妾很正常。可是她还是从心底希望卢溪对苏佳璐是一心一意的。从孟观雨那回来后,杨婉儿找了个借口溜出了听香坊,悄悄来到七曲桥,远远的,果然看见卢溪的小亭子那有人影晃动。杨婉儿悄悄走近小亭子,躲在桃树下细看。只见那卢溪和葛瑶坐在亭子里,在红烛下执手相看。只听得那卢溪道:“瑶妹,一时不能见着你,我就心如火焚,瑶妹,我这里有个同心香囊,你佩戴在身上,就好像我在你身边一样。”杨婉儿听到这,切齿道:“这卢溪还真不是人,居然把苏佳璐送给他的定情物送给别的女人做定情物。”

  那葛瑶接了香囊,放鼻子前闻了闻道:“怎么那么像佳姐姐身上的香味,我早听说你们俩经常眉来眼去,难道……”卢溪忙道:“瑶妹切勿误会,我只是把苏佳璐当妹妹,你不要听旁人胡说。”那葛瑶听闻,冷笑道:“那我就信你一次,不过,凭她是谁,量也不敢与我作对。”杨婉儿恨不得冲过去给那卢溪几耳光,正在这时,有人捂住了杨婉儿的嘴。杨婉儿吓了一跳,心想:糟了,刚来这里就被发现偷听别人说话,只怕我要被赶出这七秀坊了。那捂住杨婉儿嘴的人也并不说话,只是拉了杨婉儿来到水云坊码头附近。杨婉儿挣扎不过,只好放弃。那人带杨婉儿来到码头后,放开杨婉儿,对杨婉儿赔罪道:“在下剑如风,刚才冒犯之处,还望见谅。只因我要寻我那兄弟,所以才出此下策。”杨婉儿看着剑如风,很想给他一脚,可是看见他背着的长剑,便放弃了这个念头,没好气道:“你要找人?那你还真找错人了,我刚来这没多久,对这里的路,估计还没你熟,我怎么找?”剑如风愣了愣,道:“姑娘真是豪爽,快言快语实属罕见,再下佩服,果然七秀出奇女子。”杨婉儿摆了摆手,道:“行了,别拍马屁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别说我不帮你啊,我可是真帮不了。”剑如风抱拳道:“如此,那便不打扰了,不过,若姑娘听说或者看见一个衣着和我一样名字叫剑十八的,还望姑娘能够通知再下一声。”杨婉儿道:“那我要是看见了或者听见了,自然会告诉你的,可是我怎么找你?”剑如风笑道:“不必姑娘找我,在下自然会来找姑娘。”说完,嗖得一声,消失无影。“天!!!轻功,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还好我武侠剧看得多,否则,我还以为见鬼了。”杨婉儿看着空气,喃喃道。剑如风坐在屋顶,听着杨婉儿奇怪的语言,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个有趣的女子啊,剑如风在心里想到。突然,一个黑影嗖的从剑如风身后飞过,剑如风收起笑容,提剑追了过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