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爱逢笙 第2章 双重背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雾已尽散,晴朗天气的阳光把我的眼睛刺得硬生生的疼,街边轰鸣的音乐冲斥着我零乱的心,疯狂报复的快.感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从魅影酒吧的VIP套房出后,我的脑子依然嗡嗡直响,从魅影酒吧的VIP套房出来后,我的脑子依然嗡嗡作响,像一千只苍蝇在乱飞乱叫。。...

大雾已散尽,晴好的阳光把我的眼睛刺得生生的疼,街边轰响的音乐充斥着我凌乱的心,报复的快.感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从魅影酒吧的VIP套房出来后,我的脑子依然嗡嗡作响,像一千只苍蝇在乱飞乱叫。

我想回头,又不敢回头,总感觉阮慕笙那双利箭一样犀利的眼睛,一直在身后审视着我。

我长得好看没错,但他看我时的眼神有些特别,仿佛我是个藏宝图,要从我身上挖掘出什么金矿似的。

还有,昨夜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中,他捧着我的脸,吻着我的唇,瞳眸乌黑,在我耳边深情缱绻,“我爱你,永远爱你,我想你,不停地想你……”

虽然我对一夜情没什么经验,但想象中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这更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得以相见的想念与迫切。

我一路胡思乱想着,而不知不觉出现在眼前的家门,残忍地将我拉回现实。

这里是我和老公丁锐的爱巢,是我们的家,不过那都已是曾经,现在却成了我望而却步的坟墓。

大学时丁锐对我一见钟情,开始追求我,那时他除了热情一无所有。作为校花的我,没有嫌弃他的条件,拒绝了富家子弟的穷追猛打,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和他在一起。

在没有暖气的出租屋里,他紧紧握着我的双手,对着昏暗的灯光发誓:“小爱,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最好的生活,爱你疼你一辈子。”

我要的就是他这份如火如荼的爱,再苦再难的日子我都不怕,只要他爱我,就已足够。

必须承认,丁锐有着极其出色的开拓能力,短短几年时间,白手起家的锐旭公司就已经步入正轨,我们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高档小区,进口车子,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然而,他现在却……这就是说要爱我珍惜我一生一世的男人吗?

滴血的心好比千万把刀在一丝一块地割裂,那种难受是我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

宁欣怡,我最好的朋友,与我相处十年、情如姐妹的闺蜜。

她毕业后,嫁了一个有钱的生意人,当我和丁锐还住出租屋时,她就已经过上了让人艳羡的富足生活,出入豪华别墅。

但是,她的老公是个性虐狂,每次都玩很多花样,把她折磨得遍体鳞伤,甚至一周不能下床。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她实在忍受不了,才告诉我实情。

我心疼地落了泪,立即把她接到家里来,又陪她去医院治疗身上的伤。

他丧心病狂的老公手拿利器来找她,我想都没想冲上去与他拼命,死死护住宁欣怡,至今左侧的小臂上还留有一道浅浅的疤痕。

她离婚时没拿到一分钱财产,我又求丁锐让她到我们的公司上班,没想到,我却成了那个救活毒蛇的农夫,作茧自缚。

这个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两个人,他们居然同时背叛了我!

家里空荡荡,卧室里的床单已全部换掉,想必丁锐也觉得我会嫌赃,东西脏了可以换,可是人脏了呢?

呵呵,不过现在我好像和他们没什么区别了,一切都是不可回首的昨日发生了改变。

我走进浴室,将水流放到最大,试图冲洗掉昨天的不堪。

可是,丁锐和宁欣怡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始终都在,挥之不去;我的周身上下,阮慕笙的吻痕也在,洗了好多次,还能嗅到那股淡淡的幽香,那是属于他的。

依昨天的情形,丁锐和宁欣怡绝对不是第一次了,他们背着我,不知交往了多久,而且看那干柴烈火的势头,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怪不得宁欣怡最近逛街时出手这么阔绰,原来都是丁锐给的钱;怪不得在接员工电话时,语气那么吊,原来是丁锐给撑的腰。

我还以为是她在公司威望高,员工们都敬重她,并在心里感激她为公司鞠躬尽瘁呢。

这两年,旭锐公司蒸蒸日上,我也过上了全职太太的生活,负责丁锐的起居饮食,打算好好调养身体,要个宝宝,可我的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

不过毕竟我才27岁,机会还多着呢,反正公司有好姐妹宁欣怡帮着丁锐,我也就放心呆在家里,对公司的事从不过问。

不想,我的信任却换来了血淋淋的背叛!宁欣怡这个口蜜腹剑、忘恩负义的贱人,我萧小爱为她两肋插刀,而她呢?偷谁不好,偏偏要勾引我的老公?

看来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他们的事了,只有我还蒙在鼓里,亏得我在公司年会上还挽着宁欣怡的胳膊,笑得跟白痴一样。

凭什么把我的家搞得乱七八糟,她却可以逍遥自在,整天以老板娘自居,我就这么放过她,连上帝都不会答应。

我从昨天的麻木状态中回过神来,于是操起电话,打给了丁锐,“你给我滚回来。”

丁锐稍微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老婆,我现在很忙,等回家再说好吗?”

听他云淡风轻的语气,仿佛自己犯的错,只是出门时忘记丢掉家里的垃圾。

我肺都快气炸了,冲着话筒大吼,“你特么忙着和宁欣怡那个贱人上床吧?”

“电话漏音,你这么大声别人会听到的。”丁锐压低了声音。

“你也知道丢人了?做都做了,还怕说吗?”我捂着即将跳出来的心脏,而泪水却止不住。

“小爱,别任性,这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等晚上我们好好谈谈,先这样。”不等我回答,他率先挂断了电话。

我任性?哈哈,简直太可笑,太讽刺。

他可真淡定啊,都被我捉奸在床了,还能这般泰然自若,佩服!

一想到他们这时正在公司里眉来眼去,甚至在调情,而我却在家里气得发狂,我的血就直往头上涌,头皮都发麻。

好你个丁锐,不回来是吧?我去,我要让他们这对狗男女知道,萧小爱不是好惹的。

我在厨房拿了把菜刀,胡乱地塞进拎包里,一阵风似的冲出房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