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国又倾城 第1章 不救我,就一起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一片杂草丛中,苏珞绾被后背火辣辣的痛意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睛眼睛,就看见两个扛着她在荆棘遍及的地上走着。她的衣衫了被刺破了,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口出狂言着痛疼。扯着她手臂的两个她的衣衫已经被划破了,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

一片杂草丛中,苏珞绾被后背火辣辣的痛意惊醒,睁开眼睛,就看到两个拖着她在荆棘遍布的地上走着。

她的衣衫已经被划破了,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

扯着她手臂的两个男人走的很急。

她想挣脱他们的手,却是手用一用力,就钻心一样的痛,十根手指都已经被敲碎了,身上全是致命伤,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这么绝色的人儿,就这样死了多可惜,这半边脸就算划了一条口子,都不影响她的美啊,不如我们好好快活快活,再丢下山涯也不迟啊!”一个男子低头,一脸猥琐的看向夏南烟:“她可是李太医的千金,能睡了这样身份的姑娘,死也值得了……”

还发出了恶心的啧啧声。

“天色不早了,我们动作得快点。”另一个男子也不反对。

反正这深山老林的,也没有人会发现。

等到做完了,把人往山涯下面一推,回去拿银子就行了。

苏珞绾胃里一阵翻滚,被两个人恶心到了,不过她的手指动弹不得,全身疼痛,能动的只有双腿。

她任二人拖拽着,直到停在涯边,在两人伸手去撩她的长裙时,她突然抬腿,将二人踢下了山涯!

听着惨叫声越来越远,才深深呼出一口气来。

忍着手上的痛,将撩起的长裙放了下去。

全身每一处都痛,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

她记得自己准备组织医师开会,没想到,电梯故障,直接从十七楼摔了下去。

再睁眼,就是眼前的处境了。

脑子里有残留的记忆,这身体是苏太师的独女,从小学医,只是医术始终泛泛,无法精进,今日出门到寺院祈福,途中被一群歹人劫了,中了数刀,手指更被碾碎,随她出来的下人,一个没剩。

此时,若没有人能出手救她,就算不会摔落山涯,也会成为野兽的晚餐。

一阵脚步声传来,她犹豫了一下,抬起手臂,将头顶的发钗打落。

这是她唯一的武器,如果有野兽出没,还能抵挡一时。

“爷,不是豚鹿,是一个人!”扒开草丛,青代探头过去,看到苏珞绾一身一脸的血,愣了一下,却没有退回去,又回头看了一眼:“还活着!”

这话是对寒铮说的。

寒铮站在几步开外,气色有些差,脸廓却如出自名家之手的山水画,其上自有疏云淡月,气韵深藏。

只是眉眼间带着疏离:“走吧!”

本就痛不欲生的苏珞绾抬眸就看到了一身白衣,寒铮的瞬间,就觉得手指更疼了。

寒铮一身白青相间的长袍,浑身一脉书卷气,儒雅温文,却冷清而寡然。

苏珞绾收回视线,被这个男人的气质冷到了,不过此时她性命堪忧,顾不得太多:“带我离开,我报答你!”

寒铮根本不为所动,继续转身。

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

“慢着!”苏珞绾又喊了一声。

寒铮继续迈步,青代却停了一下脚步,苏珞绾已经趁机张嘴咬住地上的发钗,手肘拄地,站起来,下一秒,站到了青代身后。

一扬腿,将他整个人放倒,趁他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压在他身上,嘴里的钗子对着他的喉咙:“救我,要么他死!”

下面就是山涯!

走的不急不缓的寒铮停下来,转身看着苏珞绾,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他一向冷血无情,更是桀骜不驯,从不知道,还有人有这样的胆子,敢如此挑衅他!

放眼这大寒皇朝,都没有第二个人。

看着寒铮那嗜血的眼神,苏珞绾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被她压着的青代小脸通红,喘着粗气,更是狠狠瞪着她:“你,不知羞耻!”

苏珞绾顾不得那么多,她只是想活着离开这里,她身上的伤势太重,根本无法走出去。

寒铮脸色如霜,语气冷冽:“你在找死!”

“我死不死,不重要,但是,我很清楚,你命不久矣!”苏珞绾感觉周身的空气好冷。

不管怎么样,她都得为自己争取一回。

寒铮的眼底闪过一抹惊疑,突然,寒铮笑了,那笑,让人脊背生寒,头皮发麻。

一边上下打量苏珞绾:“你喜欢压着他,随你。”

险些让全身疼痛的苏珞绾吐出血来。

她从未见过这么冷血无情的人。

此时,她已经咬牙切齿了。

而且她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竟然不为所动。

只能了眯了眸子,吐出几个字:“心疾,随时随地丧命!”

不等她的话落,寒铮的眸色一沉,面色更冷了。

而苏珞绾说完这些话,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她在赌。

寒铮嘴角紧抿,抿成了刀锋一般,眸底泛着涟漪,却满是危险,让人不敢直视。

“你能救我们家公子?”这时青代的眼底闪过一抹光芒,更是渴切的看向寒铮。

听着苏珞绾的话,他看到了一线希望。

换来寒铮一个白眼,青代立即闭了嘴,一脸委屈的低垂了眉眼,像可怜巴巴的小狗!

苏珞绾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也有些急,真的被寒铮这样的性格打败了。

可她想还努力一次,不想轻易放弃。

青代忍不住用力点头:“爷,这位姑娘说的很有道理,或者……她真的能治你的病!”

“闭嘴!”寒铮又瞪青代一眼。

他从来不会管闲事,更不喜欢被人威胁。

“爷,我不想死!”青代又低低说了一句,有些委屈。

苏珞绾咬在嘴里的发钗只要用些力气,就能要了他的命,他也不是怕死之人,他宁可死,也不会让主子为难。

可眼下,他愿意救苏珞绾。

他也想赌一下,赌苏珞绾能医好寒铮的病!

寒铮的眼神更凉了,不看青代,而是看着苏珞绾,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救你可以,一命换一命!”

苏珞绾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他救她,她便欠他一条命!

此时只能瞪着他,心有不甘。

“怎么?”寒铮也看着苏珞绾,见她不甘的瞪着自己,冷哼一声:“不愿意,算了!”

他生平最讨厌被人威胁!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