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保姆 七 虎父无犬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打老虎亲兄弟亲自上阵父子兵。罗建华一听到有人报信的人说他弟弟被人打了,丢下一同玩的伙伴就跑回去了。别看平常看老二不不顺眼他也常常给几下子,可别人打是另外一回事儿了。一进屋正看见了李薇按着他弟,他弟弟则哭的鼻涕眼泪一脸浆糊,罗大后来眼睛就红了,扑上去想跟罗建华一听见有人报信说他弟弟被人打了,扔下一起玩的伙伴就跑回来了。别看平时看老二不顺眼他也经常给几下子,可别人打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罗建华一听见有人报信说他弟弟被人打了,扔下一起玩的伙伴就跑回来了。别看平时看老二不顺眼他也经常给几下子,可别人打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一进门正看见李薇按着他弟,他弟弟则哭的鼻涕眼泪一脸浆糊,罗大当时眼睛就红了,扑上来想跟李薇拼命,还没扑到李薇跟前,就被抓住领子,倒腾着手脚被提溜着过不去了。

孟老师严厉的声音在他头顶上响起:

“这是怎么回事儿,都干什么呢?”

稍后,李薇李琳罗大罗二,双双被请进办公室,审讯。

李琳还好些,纯受害者么,但是长这么大头一回见这么严肃的气氛,还是有点害怕的说,低着头,眼睛偷偷溜着她姐。

罗二先是害人继而被害,双重身份,估计心情比较复杂,应该也知道犯了事儿,但是遗传自本村著名泼妇的狠劲儿使他梗着小脖儿儿,扬着花狗脸儿不吱声儿,偶尔不由自主的打个嗝儿,破坏了他硬汉的美好形象。

罗大就没那么多想法,估计是非对错根本不在他考虑的范畴,抿着嘴用眼角觑着李薇,意思很明显——小样儿你等着,看老子回头怎么收拾你!

而最镇定的当然是李薇了,好歹多活了二十多年,虽然目前的行为没证明她的年纪确实是活到自己身上,而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但是毕竟心理优势还是有的。

孟老师面无表情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谁先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李薇看了看其余三个,都没有要发言的意思,看来她也不用谦虚了,举手:“老师,我先说说。”

“你说吧。”孟老师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罗二哦罗建中用小刀把李琳的手划破出血了,我让他道歉他不乐意,还拿小刀冲我比划,我就抢了他的小刀,他不服气,我就教育教育他,他就承认错误了。”李薇快速地说完。

汗,貌似罗二还挺听话么。

孟老师当然不能听李薇的一面之辞,她可是看见李薇打人的,遂向罗二求证:

“是这么回事儿吗?”

说实话,罗二才多大个小屁孩,李薇竹筒倒豆子似的,他根本就没听明白李薇说了什么,只听见一句明白的,就是他把人家李琳手划出血了,而至于他为什么要去划李琳的手,原因他早忘记了。

而李薇那貌似理直气壮的教育他,以及他貌似拿着小刀欲图谋不轨的真实性,小屁孩完全没有意识到。

所以老师一问,他虽然还是不服气,但是也知道自己犯错误了,头已经低下了一些,衬着花猫脸,倒显得可怜巴巴的。

孟老师当了多年教师,一打眼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本来看这罗建中无法无天还挺头疼,正琢磨着让家长领走,孩子太小不适合上学,如今看他那样儿,吃亏也不会说,倒是心软了。叹了口气:

“你们是同学,同学之间要团结友爱,怎么能打人呢,不论有什么事情,都要好好说,不能动不动就。。。。。。”

孟老师苦口婆心谆谆无差别教诲。

这里面最不冤的就是李薇,别的孩子是不懂事,她是明知山有虎偏要打老虎,但是显然孟老师还是挺喜欢李薇,没有单独批评她什么,倒是说了犯错误未遂的罗大几句,他的动机虽然很明显,但是毕竟未遂啊,罗大更冤。

李薇斜了罗大一眼,发现这小子难得的居然很深沉,面无表情地听着,发现李薇斜他,瞪了李薇一眼,哟,小子心里不平啊,李薇忙举手:

“老师,罗建华瞪我。”假装有点害怕。小样儿,让老师收拾你。

李薇还是挺忌惮罗建华的,毕竟这小子体型在那儿放着呢,现在自己这小身板儿,这家伙要是发飙的话,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占着便宜。

“行了,罗建华留下,你们三个先回去,放学后今天学的生字连着拼音,每个字写十遍,每个人都写完然后再一起走,哦,李琳不用写。”

危险分子被留下了,李薇暗赞老师目光如矩慧眼识枭。

罗建华被老师多教育了一会儿也放回来了,回来时脸色不大好,但是没再瞪李薇了,看来气焰被老师收了不少,估计秋后算账的可能性不大,李薇稍稍放了心。

放学后三个人在教室罚写字,李琳和李连辉也在一边写作业。

李薇当然不在乎写几个字,刷刷刷三下五除二写完了。

一看罗大罗二还在吭哧,过去一瞅,哧,黑糊糊一团,鬼画符似的,是汉字还是英语或者其他什么失传的文字,估计没人认识。

一把拿过罗二的本子,把那几个字和拼音,一笔一画的给打好字头,让他照着写。给罗大打字头的时候,开始这小子还不让,有点儿赌气的说,李薇没管他那个别扭劲儿,抢过来给写好了,她还得回家做晚饭呢。

几个孩子都写字,李薇看了一圈没什么问题,坐那儿想心事儿发呆,但是静静的教室里一个声音很影响她严肃的思考气氛,头也不回地:

“二胖子,把你那鼻涕擦擦,不累的慌么。”

二胖子吸鼻涕的声音立刻没了。

不一会儿这让人不舒服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李薇:

“我说,二胖子。。。。。。”

慢着,好像不是二胖子,嗯,是罗二,李薇本想照样呵斥罗二一句,忽然想起人家罗二平时身体奔儿棒,不流鼻涕,貌似今天被自己打了,哭的。

唉,李薇从书包里拿出一小块卫生纸,到罗二跟前,强行给他擦了脸,唉,她容易么她,整个一幼儿园阿姨她。

写完罚字和作业,李薇都给检查一遍无误,这方面她是权威,经过老师鉴定后公开承认并颁发了副班长证书的,罗大也没什么不服。监督二胖子和李连辉又加了个罗二收拾好了书包,李薇锁了教室门,到办公室跟老师说了一声,几个人就回家了。

罗大一出教室就没影了,罗二这个小尾巴后面跟着也没影了。

李薇心里暗暗称奇,要说这罗大虽然也不知道学习,倒也没有影响纪律,她给打的字头,人家看一遍就写的不错。而且,看人家那书包,倒是收拾的挺利索的,动作还挺麻利,比她弟和二胖子强多了。

虽然李薇今天打了罗二,但倒也不担心罗三舅妈找她爸妈告状,老罗家有个不成文的家规,就是:

孩子在外面打架,赢了便罢,被打的孩子家长找来,他家也不会收拾自己孩子。要是打架输了,好吧,家长是不会出头地,你自己找场子,要是哭哭啼啼的回来诉苦,你就等着再被打一顿吧。

所以李薇一点儿也不担心罗三舅妈撒泼,真要是被罗三舅妈知道了,那罗大就等着挨揍吧。

从某种阴暗心里来说,李薇巴不得罗三舅妈知道打一顿罗大,据说,这小子在十岁以内年龄段,本村打架没有对手,也不知道多少孩子吃过他们兄弟的亏,包括她家双胞胎。

晚上李薇回家放下书包就开始做家务,基本上都是饲养员的活儿,喂了鸡鹅猪,然后开始做晚饭。

说起吃饭,李薇还是很郁闷的,玉米面饼子和高粱米饭是家常便饭,除了鸡蛋,很少能吃到点荤腥,本来她一个都追求到吃瓜果蔬菜和杂粮的小康大好青年,现在居然也馋嘴了。

现在她十二万分地怀念红烧肉、炸鸡翅、酱排骨。。。。。。。

哧,不能想了,一想她就忍不住往鸡栏和猪圈里瞄。

李薇的爸爸李兆兴当年部队转业到地方,是非农业户口吃工业粮,每月可以凭借粮本到镇上的粮站领取一定量的大米和白面,所以家里细粮还是有点儿的,因为量不多,都是隔三岔五的给她们孩子们蒸上一饭盒大米饭,每人能吃上一小碗吧,根本不够吃。所以在孩子们心中,大米饭还是很美味地。

这让活回去的李薇很无语,也没有跟双胞胎一起去吃那大米饭,时间长了,居然也觉得大米饭确实是应该好吃了,但是她毕竟心理上是个大人,生生忍住了。

可这滋味毕竟不好受啊。

李薇一边做饭一边怨念中。

晚上在也在镇上酒厂工作的姥爷来了,姥爷在酒厂食堂上班,每每来看女儿和外孙子都拿些好吃的。这次也不例外,带来几个菜包子,虽然没什么肉,但是闻起来还是很香的。

姥爷跟老爸一边喝点酒,一边说话,李薇特意煎了鸡蛋炒了花生米。姥爷今天挺高兴,看着都上学的外孙们,问李连辉:

“大孙子,上学好不好,学习会不会呀,学校里有没有人欺负你们啊?好好学习,将来当大学生哟。”

李连辉反应有点慢,一门心思都在吃上呢,李琳挥着小手塞了一嘴的包子也不耽误说话:

“姥爷姥爷,老师讲的我都会呢,小弟也会哦,我姐还是副班长呢,今天罗建中欺负我,我姐还帮我报仇了呢,(*^__^*)嘻嘻……”

程老爷子笑呵呵地逗她:

“哦?怎么报仇的啊?给姥爷说说,咱可不能让人欺负了。”

李薇正好给她老妈拿汤匙进来,忙呵斥李琳:

“别瞎说,快吃饭,吃完写作业。”

她妈要是知道她在学校揍人家孩子,指不定怎么收拾她呢,她怎么就忘了叮嘱快嘴李琳封口呢。

李琳还真有点忌惮她姐,期期艾艾的还真有点儿不敢说了,不忿地嘟囔她作业早写完了。

姥爷见状越发的来了兴致,给李琳夹了一大块炒鸡蛋:

“小琳啊,说说,不怕,姥爷在这呢,说说。”

老爸老妈也被勾起了好奇心,都让李琳说说。

李琳一下子有了三个强硬的靠山,立马硬气起来了,冲李薇示威似的抬起小下巴,哼,爸妈都在还有姥爷,看你敢把我怎么样!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啊。

李薇用眼角睨着李琳,眼珠发短信曰:

小样儿你就狂吧,等你落单的时候看我不抽死你!

别说,武力震慑到什么时候对小孩子都是有作用地,毕竟她落她姐手里的时候比较多,李琳还真有点迟疑。

李妈一看明白了,把筷子一放:“小明你别吓唬你妹妹,小琳你别怕,怎么回事儿,跟妈说说,妈给你撑腰,快说。”

李琳顶着她姐强大的目光压力,把学校里的事儿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然后给大家看她那已经没什么事儿的伤手。

程老爷子和李妈程敏不愧是父女,心疼李琳的同时,都称赞李薇干的好,谁欺负咱们都不行!

李兆兴却没多说什么,沉默着吃了口菜,放下筷子:

“爸,她妈,你们别这么惯着孩子,在学校有老师看着呢,能出什么大问题,再说,这么小就知道欺负小同学,长大了还得了,都是小孩子的事儿,好一天坏一天的,我们大人就别怂着她了,不然她还真以为自己做了好事儿呢。”

程氏父女俩当时都有点不高兴了,李薇更不高兴,什么叫她欺负小童鞋,是小同学欺负人好不好,搞的像她仗势欺人似的,她哪来的什么势啊,要不是老师及时出现,不定是谁欺负谁呢!

再说,双胞胎也是小童鞋,少被人欺负了么!

重生后的李薇对老爸当然没了小时候的畏惧,回嘴道:

“那就看着李琳被欺负么,罗二那小破孩知道什么讲道理,老师说话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的,告诉老师有什么用,揍他一顿长点记性,下次就不敢了,多快好省!”

李兆兴本来拘着老丈人的面子,没好意思直接斥责李薇,一见李薇那个理直气壮的痞样儿,多像社会不良青年啊,他原本就是个脾气大的,这一下子按捺不住了,把筷子啪地撂饭桌上:

“你跟谁说话呢,有这么跟父母顶嘴的孩子么,你个女孩子懂什么,女孩子就有个女孩子样儿,什么不学非学前院那老娘们的熊样儿。。。。。。”

要不怎么说爷儿俩呢,脾气一样一样的啊。

没等他说完,李薇怒了,她怎么一副老娘们样儿了,她从来都是知书达理的装淑女的好不好,拿前院水桶一般的罗三舅妈跟她比,这简直是对她天大的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我。。。。。。

李薇气坏了,霍地站了起来,气的直哆嗦。

“你想干什么,你还来脾气了你。”

李爸正想教训她一通呢,看李薇站起来,不悦地硬声道。

被她老爸一训斥,李薇头脑也清醒了些,对呀,她能干什么,难不成她还敢跟她老爸叫嚣不成,借她几个熊胆她也不敢干那大逆不道的事儿啊,不过。。。。。。

那咱就干点孝顺的事儿。

李薇二话不说,蹦下炕就跑出去了,一会儿就听外面传来鸡飞狗跳的喧闹。李妈程敏坐炕沿上,听见不对忙下地出去看。

到了院子一瞅,可把她气坏了。

只见她家那打人家孩子的巾帼英雄,一手菜刀一手鸡,这已经是第二只鸡了,一只已经躺地上就等着拔毛被吃了。

这一幕真是眼熟!

程敏气的跳进鸡栏从李薇手里夺过那只尚余一口气的鸡,她的大芦花哟:“要作死你,干嘛又宰鸡,真是欠被你爸打了你我看!”

“我就宰,宰光了给我姥爷下酒!”

我跟我姥爷一起吃,哼!

气死她了,不杀鸡不足以平民愤。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