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攻略病娇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第一章:破败但是不狼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沈家自偷税漏税此事被曝露后地位一落千丈,曾的门庭若市变为了门可罗雀,而那千金难求几眼的贵女,沈府的嫡长女沈明月,也变为别人惟恐避之还来的煞神,惟恐与其扯上关系,害得自己的家族也被皇帝看低。而此时在风口浪尖的沈家上下都忙里忙外,惟独一家院子宁静而此时在风口浪尖的沈家上下都忙里忙外,唯独一家院子安静的不像话,那就是沈明月的院子。...

沈家自漏税一事被暴露后地位一落千丈,曾经的门庭若市变成了门可罗雀,而那千金难求一眼的贵女,沈府的嫡长女沈明月,也变成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煞神,唯恐与其扯上关系,害得自己的家族也被皇帝看轻。

而此时在风口浪尖的沈家上下都忙里忙外,唯独一家院子安静的不像话,那就是沈明月的院子

那女子一身红衣上面用金丝绣着大朵的祥云以及金边,端的是一副贵女的样子,金步摇在头上晃呀晃,脖颈的发丝软软的搭在肩膀上,一双上挑凤眼,眼尾用红色扫了几下,更显明媚,额间用红色朱砂点了一下,让人觉得更加华贵跟明艳

此刻她坐在太师椅上轻抿着茶,听着外面走来走去的声音,虽说事迹败露但是她一点都不担心

沈家家大业大,功绩数不胜数,此次漏税数目虽大但是撼动不了沈家根基,皇上也只会敲打敲打沈家或者想称这个机会把沈家连根拔起都可以,左右是伤不到性命的……

把茶碗向桌子上一放,眉眼稍动,一个丫鬟就来给沈明月上指色,是一种特制的颜料,倒是不伤手

“我找就告诉父亲跟母亲,这种事情做不得,到如今却是他们咎由自取了……”沈明月看着眼前低着脑袋给自己指甲上色的小丫鬟说

眼前毛茸茸的头动来动去,是一副认真的模样,沈明月忍不住笑了一下,戳了戳眼前毛茸茸的头

“你这丫头,倒没听姑娘我说话。”

被戳了一下的幼珍抬起头看着自家主子,见其笑的如此明媚也笑了,不过还是没忘记手里的活,又低下头说

“姑娘手生的好极了,细长骨感,上了这颜色更加白皙了”

“你倒是会说话”看了看涂好的指甲后,沈明月夸了她一句

幼珍仍然保持着蹲下的姿势,没有起身,倒是倒向沈明月那里,像孩童一样趴在沈明月的膝盖上说

“姑娘长得可真好看,我觉得京城的公子哥都配不上姑娘。”

随即又展颜一笑,沈明月愣了愣似是习惯了她这大胆的行为,一只手抚上了她的头

“姑娘我现在可是一块烫手山芋呢……你这丫头倒是不害怕,沈府出了这么大乱子你还在这与我调笑,当真不怕?”

沈明月调笑的看着膝上趴着的小姑娘,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沈明月看着却更是一副成熟的样子

“丫头我才不怕,姑娘在哪,我就在哪,幼珍最喜欢姑娘了。”

幼珍歪了歪头,趴在沈明月的腿上,似是对她依赖的很,沈明月笑了笑像抚摸小孩子一样轻轻的抚摸着幼珍的头

不过几天,果然皇帝的圣旨下来了,沈府一家上下被贬为平民,此生不得为官,这个结果倒是出乎沈明月的意料,但对其来说并无多大关系,沈府一家上下接过圣旨后,连忙喜气洋洋的收拾家当,倒不是一副抄家的样子,倒像是要去搬家的样子

“月月,我们该走啦!”

明月看着门口穿着便服的双亲,以及一堆不愿离开的小厮丫鬟,笑了笑

“倒似像去郊游一般。”

朝中上下都在看着她沈家的笑话,但是沈明月知道,这样的惩罚对其来说不痛不痒,大部分人都以为她娇纵惯了,但是爹娘把她教的极好,家族变迁,对她来说算不上什么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