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攻略病娇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第二章:倒是稀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沈家一家上下开开心心的就到了乡下了,用所剩不多的钱添置了一家院子,并不大,虽然非常非常舒适,即使沈明月也不是京城贵女了虽然非常亮眼的容貌但是被吸引了不少的小郎君在门口希奇的望着这从京城来的大户人家“幼珍呐,把梳妆打扮台放在这来,夫人最是欢欣它了,每日早上“你这丫头倒是小瞧我是不是,姑娘我虽然之前是贵女,但是有些家伙事我还是做的来的。”轻轻的夺下了幼珍手里的抹布。...

沈家一家上下开开心心的就到了乡下了,用所剩不多的钱购置了一家院子,不大,但是相当舒适,即便沈明月不是京城贵女了但是相当出彩的容貌还是吸引了不少的小郎君在门口稀奇的看着这从京城来的大户人家

“幼珍呐,把梳妆台放到这来,夫人最是欢喜它了,每天早晨都要看个好几遍呢”沈家老爷,也就是之前的一个未上过战场的将军,端的是世袭制这几年边疆太平,自然也就没有出过征,有一说一,沈家这些年如此发达靠有官场还有经商,曾经沈府是将门世家,最近才做起了生意,日子蒸蒸日上,如今皇上抄了他底下的所有铺子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东山再起

而且爹娘对于脱离了京城也十分开心,也没有那些自命不凡的家伙来骚扰自己的女儿了,京城的人大多心高气傲,肯定看不上身为乡下平民的沈明月了

“姑娘你放下,怎能让你干这些粗活呢?”幼珍看着沈明月卷起袖子,也要来帮忙

“伤着姑娘手怎么办,快歇着吧,这些丫头来就行了。”不由分说的夺走沈明月手上的抹布,然后把她按到椅子上

“你这丫头倒是小瞧我是不是,姑娘我虽然之前是贵女,但是有些家伙事我还是做的来的。”轻轻的夺下了幼珍手里的抹布

粗糙的布料跟细腻的手做了最明显的对比,沈明月就开始擦桌子跟椅子上面积累的灰尘了,沈明月从来都不是娇气女,从来都不是。

看着姑娘这样,幼珍也没说什么了,她自幼就跟沈明月一起长大,不是姐妹但也超越姐妹了,知道什么性子的她也由着她去了

“娘,新来的隔壁那家小娘子长的甚是好看,还给了妞妞糖果吃。”一个梳着双讚的六岁孩童得到沈家搬家后的糖果,蹦蹦跳跳的回家告诉了自家娘亲

妇人穿着粗布衣裳,看着面料是有些发白了但是胜在干净,样貌也不是十分出色,是个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人。

她蹲下身来接住了跑来的小娃娃,拿出方布在女娃娃脸上擦了擦

“你这孩子,一会儿不见就弄得那么脏,接了人家的糖,有没有跟人家说谢谢啊?”

“嗯!说了!春妞喜欢那个姐姐,娘,可不可以让那个姐姐做哥哥的媳妇啊,这样春妞日后时时都能见到姐姐了。”女孩一副纯真眼神看向给自己擦嘴的妇人,眼里都是希翼

妇人好笑的点了点春妞的鼻子,不过春妞倒是提醒了她,都是邻里邻居的,她应当去拜访一下这新来的人家

在屋子里捡几个鸡蛋,想了想拿上一罐之前王婆给的牛奶于是牵着春妞的手就去了隔壁院子,要去拜访一下沈明月一家

大门没有关闭是为了方便干活的进进出出,而林娘还未进门就看见一位红衣女子,脸上未施粉黛,额间一点朱砂痣,微微皱眉眼尾微微发红,似是头痛一样一只手撑着头在闭目养神

沈明月睁眼就看见门口牵着娃娃的妇人,一顿舟车劳顿她似乎是有些困了,心率也比以前快了一点

看呆的林娘被扫了一眼才反应过来,朗声道“姑娘,我是旁边院子的林娘子,见今个热闹,带着春妞来拜访!”

见眼前的妇人未得允许也没有擅自闯入,倒是个懂规矩的,而她手边的女娃娃沈明月知道是之前跑过来讨糖吃的小馋猫

“婶子不必拘束,快些进来吧”沈明月起身去迎接她们,她准备在这里扎根了,打好邻里之间的关系是有必要的,而且这林嫂子看着也不像是个恶相。

“乡野村夫也没什么好东西给姑娘的,这是前几天自家母鸡下的蛋,还有一瓶牛乳,喝这个对姑娘家皮肤好的哟”林嫂看着沈明月不像个缺钱的主,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林婶子,婶子可叫我沈明月”沈明月并没有嫌弃的意思,她觉得这送的东西虽然平凡,但是比那些王公贵族送的不知好上几倍,于是告诉了自己的姓名

“那便叫你明月了,以后常来玩啊!”送走林嫂后,沈明月依在门框上,这里虽然是乡下但是好在人都简朴纯真,而且风景也很好

不过也有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在打她的主意,注意到暗处如蛇般的粘稠视线,沈明月撇了撇嘴

她现在没权没势,真不知道那些京城的公子哥为什么还打她的主意

*

“幼珍,她们是不是快孵化了……”沈明月跟幼珍在厨房趴在桌子上看着快孵化的小鸡,她们本来今天打算用了这篓鸡蛋,做个鸡蛋羹给爹爹娘亲吃,谁知道它居然快孵化了

此时谁也没有吃她们的心思了,紧张的看着她们在壳中挣扎的剪影

快了,就快了。

沈明月从小娇养,对于生命这事没什么定义,但是当她看到眼前的东西努力挣扎着,心里生出一种异样的感情

壳一个个的破开,一个个金黄的小鸡从中蹦出来,蹦到了沈明月手上

沈明月捧着这小小一只,眼睛亮晶晶的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可贵,生命这东西,倒是稀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