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攻略病娇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第三章:河边捕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那姑娘还得吃她们吗?”幼珍好气的望着像是可以得到新奇有趣玩意像的沈明月,挪揄着开着玩笑“不,不吃。”沈明月琉璃般的眼睛此刻闪闪闪闪发亮,手心传来阵阵温暖的小鸡的爪子在沈明月的手心中踩来踩去,体会到手中的触感,沈明月灵魂一震大户人家偶有喊打喊杀下人的习惯,大户人家常有打杀下人的习惯,在没领悟生命的可贵的沈明月并没觉得不妥,但是现在她明白了。...

“那姑娘还要吃她们吗?”幼珍好笑的看着像是得到新奇玩意一样的沈明月,调笑着开着玩笑

“不,不吃。”沈明月琉璃般的眼睛此刻闪闪发亮,手心传来阵阵温暖小鸡的爪子在沈明月的手心中踩来踩去,感受到手中的触感,沈明月灵魂一震

大户人家常有打杀下人的习惯,在没领悟生命的可贵的沈明月并没觉得不妥,但是现在她明白了

小心翼翼的把小鸡放下,拿些柴火简易的围成个圈,做成个简陋鸡窝

等过两天再给你弄个好点的窝。

“小姐,午饭没了,买房子就花光了我们身上带的钱……怎么办”幼珍自然是知道小姐不愿意再杀那些小鸡了

“刚刚出门看见几里外有一条小溪,是连着运河的,我们去下游抓鱼去。”沈明月沉吟片刻,就带幼珍做出了决定

*

水很清澈,不知道是不是经过泥沙的过滤,沈明月小心翼翼的脱了鞋袜,白嫩的小脚踩在了溪水里的石头里,感觉甚是稀奇

“姑娘小心点,这石头可有些滑咧!”一旁割草的中年男人朗声提醒着这新来的小娘子

“谢谢大叔。”沈明月也对其报之一笑,然后一条鱼从她脚边溜走,滑腻的触感在脚腕处出现,沈明月忍不住打个冷颤,眼看幼珍已经抓了好几条鱼了自己还是一无所获,到底是贵女,这些事,从来没有人会教她的,不过沈明月也不笨

先生曾经说过,水在光照下会有折射,跟眼睛观察到的影像不一样,沈明月试了几次,也终于抓上了一条肥美的大鲤鱼

“幼珍!快看!我会抓鱼了!”沈明月努力不让她手中的鱼挣扎出来,脸上都是明媚的笑容

幼珍是在沈明月的上游,若不是幼珍故意漏了一条鱼,姑娘回去估计会郁闷,不过看到她这个样子幼珍笑了笑,果然,她家姑娘最聪明了。

离她们不远的地方,一顶妖治红色的轿子停了下来,一只染着红色指甲的大手掀开了车帘,看到了沈明月跟幼珍嬉闹的一幕,手不自觉的抓紧

“那家是谁的姑娘?”他低沉沉的开口居然是男人的声音,但是脸上却是让人难分雌雄的美丽容貌更何况,他还染着指甲,眼尾如沈明月一样泛着淡淡的红

“回九殿下,是被贬的沈府的嫡女沈明月”

他清楚这位主的脾气,被他盯上的人,死法都异常惨烈,他能活拔人皮,也能生抽人骨,他把人做成泡酒的药材,但是却也是这个国家最大的掌权者,虽然有人说他只是当今陛下的禁脔而已

这个新来的偷偷的看了看水书然,然后快速的低下头去不再看他

“你刚刚,看了本座对吧。”水书然平和的声音在暗卫头顶上响起,激起暗卫一身的鸡皮疙瘩跟冷汗

伴君如伴虎,暗卫知道在水书然手下做事有一定危险,但是为了家中重病的孩子,他心一横

“并无。”话还没说完头颅就被人挥剑斩下,热血洒了一地,其他暗卫像是见怪不怪一样给水书然擦了擦手然后隐去

“他全家上下,乃至九族,诛。”水书然性情乖戾冷漠,他是世界上最疯的人

“是”

回头一看幼珍跟沈明月居然是要走的意思,沈明月抱着盆里的鱼,看向那个角落里,在这个角度沈明月可以看见他,幼珍不行

沈明月目睹了水书然的杀人过程,她岁初识生命的可贵,但打杀下人到底是水书然的事情,手段不论残暴或者干净利落,都与她无关

“姑娘?”幼珍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沈明月收回目光,然后微微向水书然等人颔首,脸上并无表情就跟着幼珍走了

沈明月走后,水书然靠着大树疯狂的喘着气,脸上还有不自然的潮红,他努力的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喘出声来

她,她看我了!但是这样不够啊,他陷害沈家让沈家衰落可不想只是看到她这幅表情,她要更加绝望些才行。

越来越兴奋的水书然抱着自己的双臂慢慢滑坐到地上,十指扣紧自己的血肉,已经是肉眼可见的兴奋了,最后他平复了好久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带着暗卫赶回京城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