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打脸日常 第一章渣爹不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叶秋不明白她是谁,(哪里,几百年了始终都是一个001的系统跟着她不断地的完成4各种任务,隐隐约约中明白,好像仅有不断积累到一定功德的时候才能获知一切。实际上过去的对于她来说并不如果最重要的,拥用无穷的寿命,能体验感受各式各样的人生对于大都数人来说都是一个很不错其实过去对于她来说并不那么重要,拥有无穷的寿命,能体验各式各样的人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叶秋不知道她是谁,来自哪里,几百年了一直都是一个001的系统跟随她不断的完成各种任务,隐隐约约中知道,似乎只有积累到一定功德的时候才能知晓一切。

其实过去对于她来说并不那么重要,拥有无穷的寿命,能体验各式各样的人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001并没有智商,只是机械的发布着任务,打开个人面板,叶秋打量着自己的成就。

功德值:15000

已兑换技能:好运加成10次,剩余8次

五级锻体术

厨神之光二级

黑客大神

这些技能,有些是系统抽奖随机抽取的,有些是用功德值买下来的,东西不多,却足以让她在一些世界中如鱼得水。

查看完自己的个人成就后,叶秋满意的笑了,点开任务栏,新的世界已经生成。

委托人也叫叶秋,从小生活在一个贫寒又重男轻女的家庭,他是老大,底下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叶老太是一个寡妇,艰苦的年代独自抚养三个子女绝对不容易,所以叶秋对她向来言听计从,他的悲剧除开他自己的原因也大多来源于此。

80年代初,刚刚能吃饱喝足的叶秋干起了投机倒把的买卖,从此发家致富,成为了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后来又在老家沿海办厂,响应国策,做起了外贸,生意越做越大,春风得意,唯一的遗憾就是此生只得一女,没有儿子继承他打下的家业。

为此,本来对他还算疼爱的叶老太渐渐不满,独偏疼老二叶修,就因为叶修他媳妇生了老叶家的独孙叶宇。

因此,在叶老太的念叨下,叶秋渐渐的对自己的老婆陈文和女儿叶蔓蔓也生出不喜,将侄子叶宇视若己出。

畸形的家庭问题下,夫妻两的矛盾越来越大,乃至离婚,甚至,在叶老太和二弟一家的挑拨下,未防他们眼中的外人带走财产,威胁陈文若不放弃财产叶家将不放弃叶蔓蔓的抚养权。

无奈,陈文净身出户,带着女儿远走高飞。

叶秋对女人没多大兴趣,不然也不会只有叶蔓蔓一个女儿而不是再找几个情人生儿子,离婚之后,除了壮大自己的生意,渐渐的将侄子叶宇往继承人的方向培养。

然而人到老年,他渐渐的思恋起自己唯一的女儿,想着分一部分财产给她,却不料他这份心思给二弟一家知道后,渐渐起了坏主意。

还没等他重新修改遗嘱,二弟一家便迫不及待的将叶宇推向总裁的位置,而他,也在他们的精心计划下,出了车祸变成了一个植物人。

弥留之际,也只有那个被他置之不理的女儿来见他最后一面并处理后事。

重来一次,叶秋希望好好的对待妻子和女儿,让吸血鬼二弟一家得到报应。

贡献功德值:2000

这些功德值大多是他前世发达后给家乡修桥修路所获得的,回顾一生,他发现,他对谁都算好,唯独辜负了自己最亲的人。

新世界不算难,相应的功德值也不算多,男人已经去投胎,一睁眼,叶秋成了他。

嘈杂的车厢中,人来人往,就算在大冬天,气味也不算好闻,叶秋站在过道上,身旁是他从深市倒卖过来的货物,一箱子的手表和时兴的衣物。

这是他第二次倒卖,也是他人生发家致富的关键一年,靠着这箱子的手表,他在老家省城卖了大价钱,也通了一些人脉,为后来的生意打下了基础。

下了火车,叶秋按照前世的痕迹卖了手表,却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花了一半的积蓄在省城买了一栋带院子的独栋小楼。

这附近有省城最好的小学和中学,后来,也慢慢修建起了商场和公园,虽不是市中心,却是个难得的繁华便利的居住之地。

叶家老家距离省城还需坐五个小时的大巴,中间转一趟车,回来的时候,除了自己的几件衣服和一包糖果,叶秋什么都没带。

村里穷,连一部电话也没有,所以叶秋回来的时候,叶家没一个人知道。

此时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叶老太带着老二叶修一家和女儿叶芳围坐在堂屋的四方桌前,桌上一碗炖肉,一碗咸菜再加一个炒青菜,五个人吃的嘴泛油光,谁也没有叫正在喂猪食的大儿媳陈文和屋里一个人玩的孙女叶蔓蔓。

叶秋回来的时候,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冷笑。

“哟,大哥回来啦!”起身盛饭的弟媳刘萍最先发现叶秋的身影,开阔的大嗓门惊喜的叫道,眯缝眼睁到了最大,流露的精光眨也不眨的盯着叶秋手里的袋子。

“大哥!”

“大伯!”

老三叶芳和侄子叶宇也不例外,贪婪的看着他,准确的说是他手里的行李袋。

上一次,大哥/大伯外出,就给他们带了不少好东西,这一次肯定更多,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块儿。

“老大回来了,这一次赚了多少?”叶老太连忙吞下一块肉,精悍短小的身子瞬间挤到了最前面。

听到动静,屋后喂猪的陈文也赶紧出来,来不及梳洗的她身上的味道并不好闻,因此也没有上前,站在边上远远的询问。

“累不累,吃饭了吗?”

一家人,只有这个常年被他忽视的妻子真心实意的关心他,也不知道前世的叶秋为何如此愚蠢,临死才幡然醒悟。

“还好,不是很累。”叶秋走上前,并不嫌弃的牵着陈文因为常年劳累而有些粗糙的手,微微笑道。

然而他这番举动,在其他叶家人的眼里却像是见了鬼一样,陈文也错愕了半响,待回过神来脸颊微微发红,却没有抽回自己的手。

其实刚结婚的时候,两人也是甜蜜过几年的,只是女儿出生后,在叶老太的影响下关系才慢慢变得僵硬。

“爸爸,你回来啦。”一个三头身的小豆丁从堂屋蹒跚的跑出来,瞬间抱住叶秋的小腿,仰着头,乌溜溜的眼珠子欢快的转着,红红的小嘴说着醉人的甜话:“蔓蔓想你了。”

叶秋和陈文长相周正,继承了两人优点的叶蔓蔓更是不俗,此刻被这小妮子抱腿撒娇,就算是经历过多世的叶秋也受不了这萌态,也不知前世叶秋是怎么狠下心来的。

“爸爸也想蔓蔓了。”叶秋蹲下抱起女儿,狠狠的在她脸上啾了一下,惹得小丫头嘻嘻的笑。

陈文在一旁看的眼眶发热,女儿快三岁了,这是丈夫难得的关爱,只愿这关爱不要这么快消失。

只可惜,一家三口温馨的画面很快被打乱了。

早已打开包裹的叶老太、刘萍和叶芳、叶宇不满的叫嚷了起来。

“大哥,你怎么没给我带东西呀!”叶芳心里不爽,她早就和小姐妹炫耀了自己将会有新衣服穿,这大哥没给带,自己还有什么面子呀!

“大伯,我的玩具呢?我要玩具!”只翻出半袋糖果的叶家小霸王叶宇不干了,哭闹着要。

“就是啊,大哥,小宇要的玩具你怎么没给带呢?”刘萍也抱怨了起来,其实她更在意的是大伯哥赚回来的钱,不断地往他身上瞟,似乎想看出藏在了什么地方。

老二叶修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他那阴沉的脸色说明了一切。

“老大,你赚的钱呢?”身为大家长的叶老太就直接多了,闻言,除了叶宇,其他人也不闹了,准备听听叶秋的说法。

“钱?没钱了。”

“什么叫没钱了?”叶老太急了。

叶秋适时地露出苦闷的神色:“你们也知道,现在国家严打倒卖,坐火车的时候被警察查了,东西都没收了。”

“什么?”叶老太嘴里不停的咒骂着:“这些人怎么净不干好事呢?怎么能随便没收人东西呢?这不是白辛苦还倒赔本吗?”

“妈,您别说了,我干这买卖国家本来就不允许的,我这金额还算小的,收缴东西就放回来了,车上还有两个大倒爷就没这么顺利了,人都给抓走了。”叶秋拉住叶老太,小声的提醒:“您别多说,说多了被人听了去给抓走怎么办?”

闻言,叶老太瞬间噤声,什么都不说了。

而一旁的刘萍,眯缝眼滴溜溜的转着,小声的闻:“大哥,那你还干吗?”

叶秋苦笑:“我倒是想干,毕竟来钱快,可是我现在没本钱了啊!”话风一转:“弟妹,要不你借我钱,咱们继续干,五五分怎么样?”

“那如果又被搜查怎么办?”刘萍有些意动,但又害怕血本无归。

叶秋叹了口气,“如果再被查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弟妹,你放心,我会小心的,咱们一家人,我会不用心吗?一旦发达了,你们一半,我一半,我还会贪图这点钱吗?”

不说最后一句还好,听了最后那一句话,刘萍升起来的欲望瞬间狐疑了起来。

不对啊,这钱是她出,大哥最后是赚了钱还是赔了钱,她也不知道啊,而且钱都是自己出,凭什么要分给大哥一半?自己还承担着风险。

这么一想,刘萍心里的那点小心思瞬间没了,勉强的笑:“大哥,我们这哪来的本钱干这个啊,再说国家也不允许,我看还是算了吧。”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也只能算了,还好我还有地。”叶秋耷拉着脸,一不小心又在刘萍心口刺了一刀。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