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谎者之绯色较量 001 午夜杀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S市的四月底。城市的灯光,绚丽多彩,将弥漫在黑夜的整个大地点亮。落地窗前洒进去了月光,混合在一起着外面的灯光,点亮了屋子的一角。“轰隆……”突然间,天空中闪了一下,几道雷声响了出来。可雨水并也没就如往年的拍击下去。随之而来着雷声的却是几道尖利的惨叫声。城市的灯光,绚烂多彩,将笼罩在黑夜的整个大地照亮。。...

S市的五月初。

城市的灯光,绚烂多彩,将笼罩在黑夜的整个大地照亮。

落地窗前洒进来了月光,混合着外面的灯光,照亮了屋子的一角。

“轰隆……”

忽然,天空中闪了一下,一道雷声响了起来。

可雨水并没有一如以往的拍打下来。

伴随着雷声的却是一道尖锐的惨叫声。

“救命啊……不,我知道错了……”

声音粗而沙哑,可以听出来,是个男人。

“砰……”

“啊……”

随着男人的惨叫声响起,就听见了砰的一下撞击声,然后又是男人的惨叫声。

“轰隆……”

天上的雷,又发出了声音,夜晚的天空,忽然阴沉了下来,遮住了原本美丽的月色。

屋子里,显得黯淡了不少。

男人坐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因为恐惧,汗水都已经从体内流出,然后打湿了衣服,头发……

他的背紧紧的贴着落地窗,看着面前朝着他一步一步走来的人。

站在男人面前的人穿着黑色的中长款外套,将外套上宽大的帽子给戴在了头上,遮住了他的样貌,是男是女也不知道。

但是他手上一把明晃晃的刀,却随着屋子里仅有的光线而闪闪发亮。

“啊……不要啊……”

看到来人手中的刀,散发着阴森恐怖的杀气,男人又大叫了起来。

他哭了,脸上混着的是汗水,泪水,还有鼻涕。

狼狈不堪。

他伸手胡乱的抹了一把。

“不要……不不不……为什么要杀我……”男人举起手,不停的摆动着,头也一直摇着。

是在抗拒?是在认错?

“不要杀我好吗?”

男人不停的说着求饶的话,但是来人却没有回答,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站在男人的面前,一直看着他,一直看着他。

男人说着,见面前的人没什么反应,便颤颤抖抖的扶着身后的玻璃站了起来。

但他的双腿还在哆嗦着。

“我……我可以不死对吧……你不杀我了对吗?”男人的身子佝偻着,看着面前的人。

他以为自己要有希望了,他可以不用死,可以活下去,但是——

面前的人,忽然抬起手,顺着他的动作,男人看见他手中的刀子,就朝着自己劈了过来。

“啊……”

他立刻躲开,然后就听见啪的一声,刀子劈在了一边的木头柜子上。

“该死……”那人咒骂了一句,然后转头看了一眼即将逃走的男人。

他抿着唇,立刻将刀子拔了出来,然后快步的朝着男人追了上去。

刺啦一声,伴随着的是男人痛苦的惨叫。

“啊……”

刀子已经扎进了他的后背,鲜血立刻就从伤口上流了出来,顺着流到了刀子上,那人的手上,地上……

那人见男人被自己刺了一刀,什么都没想,就把刀子从男人的身体里拔了出来,然后伸出另外一只手,按住男人的肩膀,将他给转了过来。

他抬起了头,男人看见了他的样子。

“你……”男人惊恐的指着来人。

“哼……”那人冷哼了一声,按住男人肩膀的手紧了紧,另外一只手上的刀子,直接深深的刺进了男人的肚子里。

“啊……”男人痛苦的哀嚎着,身子即将瘫软下去,但是却被那人给拉住,不让他倒下去。

但是男人很痛,他的身子弯着,头耷拉着。

那人手中扎进男人身体的刀子没有立刻拔出来,而是又往里面推了推,今天势必要杀了这个男人。

他的手还左右来回的转动着,在男人的伤口处搅动着。

“呕……”男人的嘴里吐出了鲜血,然后就不再动弹了。

见到他没了动静,那人松手,男人的身子就直接朝着地面栽了下去。

刀子也顺势的从身体里拔了出来。

那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面前地上的男人,他的个头和自己差不多,动作笨拙,要杀他,太容易了。

随即他转身,走到一边的餐桌上,刺啦刺啦的连续几下抽了一些纸巾,开始擦拭刀子上的血迹,直到刀子变成了原本的白色。

将用脏的纸随即的丢在地上,散落在了屋子的四处……

随即,男人抬手,看了看自己戴着手套的双手,手套上沾满了血迹,他笑了起来。

将手伸进口袋,拿出了一把车钥匙。

“砰砰砰……砰砰……比……”忽然,外面响起了一阵鞭炮的声音,接着就是烟花上升到天空的声音。

那人站在偌大的客厅里,看着外面五颜六色,绚烂多彩的烟花,嘴角居然扬起了一丝的微笑。

是幸福的,是快乐的……

……

咚……咚……

游乐园门口的一个大摆钟响了起来,是在告诉人们,午夜十二点到了。

游乐园外面的路灯辛勤的工作着,按时开,按时关。

但是此时游乐园里漆黑一片,所有的工作人员已经下班,只见门口挂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游乐园试营业时间,5月5日至5月7日,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十点半。

现在已经是5月5日的凌晨……

漆黑的夜里,暂未营业的游乐园门口,开来了一辆黑色的斯柯达轿车。

车子停下来几秒钟,车门被打开,驾驶室下来了一个人。

走到后备箱的位置,打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很大的行李箱。

接着他便走进了游乐园的大门,门是关着的,但是不知道那人做了什么,门就自己打开了,他将行李箱拉了进去,又关上门。

世嘉游乐园位于S市城北的牡丹路上,这里人流量少,没有监控,附近没有住宅区。

游乐园里,行李箱被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拉着一直走,齿轮滑动在地上的声音,很有规律。

他继续往里面走着,来到了旋转木马的前面,他停下了脚步。

看着那些马儿在里面,虽然没有颜色没有动,但他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段旋律,眼前的木马们也仿佛在转动了。

“呵……”他又笑了。

随即,提着行李箱的手放了下来,他抬脚,直接将行李箱给踢倒了。

“砰……”行李箱倒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可以从声音上面判断出来,箱子里放了很重的东西。

还扬起了不少的灰尘。

那人蹲下身,慢慢的打开了行李箱的拉链,猛然的,一只手就从箱子里滑了出来,他没有任何的反应,继续打开行李箱。

一个男人的身体就呈现在了面前,他将男人从箱子里拖了出来,然后伸手脱去了他浑身上下的衣服。

接着他起身离开了。

约莫过了十分钟,脚步声响起,他又回来了。

手里提着一个水桶,只是里面放的不是水,而是别的什么东西,看上去白乎乎的。

那人将水桶放到了尸体的边上,然后开始将水桶里的东西往尸体上放,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将整个男人的身体都给包裹住了。

起身,那人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看着他瞪着自己的一双眼睛,那人面无表情,丝毫没有恐惧。

过了一分钟的样子,他又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啪的一声,整个游乐园都亮了起来。

是总开关被打开了。

亮闪闪的,很好看,整个游乐场好像沉浸在欢乐之中。

但此时,这里只有一个人和一具尸体。

人,又来了旋转木马的边上,打开了这一设备的开关。

旋转木马便转动了起来,那人看着面前转动的木马,一直看,一直看……

一周前,S市的陵园里。

商睿站在郁辛然的墓碑前,忽然被身后的一个女人喊了一下名字,他转身,发现是自己的高中同学,闫书韵。

“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闫书韵的手中拿着一束蓝玫瑰。

她对商睿笑了笑。

商睿看着面前的人,思绪仿佛回到了高中时期。

那时候,这个叫做闫书韵的女孩子,总喜欢下课的时候,趴在他们教室的窗户口看他。

大家都知道,她喜欢他,也扬言要追求他。

但是随着商祺出事,他考警校当卧底,十年都没有联系甚至是见面了。

商睿也很诧异,为何会在墓地见到她。

“好久没见,你是来……”商睿问了一句。

“我来祭拜我爸爸妈妈的,我妈妈最喜欢的蓝色妖姬……”闫书韵举了一下手中的一小束花说道。

“奥……我都忘了这事儿……”听见闫书韵那么说,他才想起来,闫书韵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是在姨妈家长大的。

“那你呢?是来……”闫书韵看了一眼商睿身后的墓碑,上面写着郁辛然。

“她是?”

“她是我女朋友……”商睿说道,闫书韵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了句抱歉。

商睿摇头,表示没什么,随即又转身看着郁辛然的照片。

“你……什么时候交往的女朋友,还记得以前我说要追你的呢,呵呵……但是后来,你转学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闫书韵笑了笑,以此来缓解尴尬。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商睿转身,看着闫书韵,她的表情变得平淡了。

“还好,这些年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一句两句的说不清,改天有机会再聊吧……”

商睿的语气也很平淡,没什么波澜。

闫书韵看得出来,骨子里,他还是那个他。

“嗯……好啊……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啊?”闫书韵抓着鲜花的手紧了紧,问这个话的时候,有点紧张,好像是在打听别人的事情,有点不好意思一般。

“警察……”商睿淡淡的两个字就让闫书韵惊讶了起来。

记得以前,他说自己想当医生的,怎么会去当警察呢。

“奥……很了不起的职业呢,还记得那会儿你说要当医生的,我信你的话,没你的消息之后,我以为只要自己当了医生,总会和你遇见的……可惜了……”闫书韵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商睿因为她的话而惊讶,这么说的话,她现在是一名医生了。

但是商睿没有说什么,以前那个喜欢自己的闫书韵,好像也没怎么变……

但是郁辛然刚离开自己,他没有任何的心情谈论感情了。

“我该走了……你也去忙吧……”商睿随即说道,然后对闫书韵点头,便转身要离开。

闫书韵奥了一声,就看商睿离开了,发现他临走的时候,还看了一眼那个叫做郁辛然的女孩子。

直到商睿的身影消失,闫书韵才回过神来。

她立刻走到父母的墓碑前,将花儿给放了下来。

然后便给自己当律师的表哥发了微信,让他找一下关于那个叫做郁辛然女孩子的事情,她是怎么死的?

另一边的马路上,晏寒笙的车正在开往韩公馆的路上。

韩泠悦坐在副驾驶,他们穿的不多,今天的阳光也正好,温度适宜。

“哎……”韩泠悦忽然叹了一口气,晏寒笙看了她一眼。

将视线又放到了前面:“怎么了?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不开心啊……”

“原本挺开心的,但是看到商睿……又觉得他……”韩泠悦的话欲言又止,但是晏寒笙明白。

经历了那么多,他还能不懂她吗?

她在替商睿感到伤心和惋惜。

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商睿却……

从去年四月去大凉山初见作为卧底的拉姆,还是后来辰阳身边的那个面瘫男,又或者是自己从京都回来看到的那个警察,商睿在慢慢的蜕变。

但他的心,韩泠悦知道的,是那么的柔软。

一旦爱了,就是爱了,可惜……

“好了……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们也没办法……”

“你说我自私吧,我也承认,反正在我的心里,有你在,你安全,我就心满意足了,别的我没有精力管……”

晏寒笙说着,一只空着的手,牵住了身边韩泠悦的手。

今天,他们正式成为了合法的夫妻,这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

“嗯……我懂……希望未来,他也可以幸福……”韩泠悦的话在开着的车窗里,被风吹的有些零零碎碎,但……

希望她的祝福,真的可以到商睿的身上。

车子开在路上,等待他们的旅程,还将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