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怡然 第二章:刀剑对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过了几日,又是暮云城外,夜色正浓,一轮圆月高挂,躲在层层云幕后。阵阵寒风吹起路人破旧不堪的黑衣袍角,带给几声远处鸦叫。路人胡子拉碴,头发微蓬,但也可以可以看出他剑眉星目,五官菱角明明就,身材明显消瘦挺拨,怀中抱剑,很有一股硬朗的线条的落拓不羁剑客的味道。突然他拨剑斜阵阵寒风吹起路人破旧的黑衣袍角,带来几声远处鸦叫。。...

过了几日,又是暮云城外,夜色正浓,一轮圆月高悬,躲在层层云幕后。

阵阵寒风吹起路人破旧的黑衣袍角,带来几声远处鸦叫。

路人胡子拉碴,头发微蓬,但可以看出他剑眉星目,五官菱角分明,身材消瘦挺拔,怀中抱剑,很有一股硬朗的落拓剑客的味道。

突然他拔剑斜扫,树木萧萧而落,惊起鸟雀一片,另有男子轻笑声夹杂其中。

“堂堂剑绝,竟然还偷袭。”

只见一俊美带几分阴柔的男子跃于树枝之上,高高俯视令狐脸至。

他外罩一件宽大的隐隐有金属色泽的蓝灰色外袍,外袍下面却可隐隐看出穿了玄色紧身护甲,狭长的丹凤眼和菲薄的嘴唇微微上挑,虽然带着笑意,却给人几分阴冷之感。

明明是他跟了别人一路,却在意图出手袭杀的时候被别人发现,却反咬一口被偷袭。当真是颠倒黑白,好生脸皮厚。

令狐脸至却无意与他多作口舌之争,剑尖直指那人,声音是略带沙哑的青年音。

“居然遇到了,那就早些解决,角里藏锋。”

角里藏锋听闻此言,手不动声色地放在了腰间外袍下罩着的长刀上,脸上的笑意更浓,带着几分狠戾,“正有此意。”

话音未落,整个人便如黑豹般跃下枝头猛扑而下,令狐脸至丝毫没有慌乱,提剑相迎。刀光剑影下,两人便已过了数十招。

“哎,有人把我们当猴看呢!”角里藏锋笑道。

令狐脸至只是回道:“不影响这场比试就行。”

不起眼的,一缕剑气和刀意从战场上脱离,都向着同一个方向飞去。

在那个方向距二人交战不远处,有一个略显猥琐的身影站起撒出一把黄纸朱砂的符纸,符纸和剑气刀意相互抵消,化为漫天碎片。

“靠,道爷只是想看个热闹,道爷我招谁惹谁了!”

那位自称道爷的人生的倒是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看起来倒是纯良无害的样子。古怪的是他的额头,两肩都贴着一张黄纸朱砂的符纸。

穿一件九成新的黄色道袍,看那身打扮像极了街头招摇撞骗的道士。

刚喊完,他又扔下一把符纸和一道急劈过来的刀意相互抵消,猛地在漫天黄纸碎片蹲下,畏缩而行,撇撇嘴:

“道爷我懒得和你们计较。”说着把身上贴的三张符纸给撕了。都被那两人发现了,还贴着干嘛。

他嘟囔道:“哼,找个安全的地方接着看。”

接着口里念念有词:

“河洛连窍,先天穿宫,三局易气,

六甲守门,八宫金锁,临制九变,

遁甲归符,拆虚分象,浑天星仪…”

在这人神神叨叨的同时,手势不停变换,眼花缭乱。

没过多久,他眼神一亮喃喃道:

“哎,小爷这回运气不错啊!这里居然有这么一个稳定的夹缝空间。”

他又猛的站起,脚下变换几步,整个人便消失在了空中。

那位道爷下一瞬便到了一个四处飘渺着白雾的奇特空间,正前方便是放大了的刀绝剑绝决斗现场。

不对啊,我还没布置呢…有别人?!

那位道爷仔细一看,便看见一个穿石青色学子袍头戴方巾持竹扇的儒雅俊逸的男子,面前摆了副棋局。

后面站了个红衣白裳干练打扮的娇俏可爱少女,背了把显眼的布包着的长剑,面无表情,眼神专注地盯着刀剑二绝的交战。

坐里面的人自然就是早早等候的冯焕之、添香二人。

冯焕之转头看清那黄袍道爷是谁之后,脸上的微笑顿时一僵。

冯焕之:看起来好生熟悉,不对!怎么是这个霉神!

温无祸:看起来有点眼熟,我去!怎么是这个事精!

冯焕之心里叫苦不迭,本来是添香专心观摩不搭理他,而自己对武道就是一个门外汉,看了也白搭。本着无聊的心态放了一个同道中人进来,没想到是祸绝上门,难道我今日又有血光之灾?

温无祸:“好久不见啊!冯兄,我观你近日有血光之灾…”

冯焕之:“……祸兄嘴下留情。”

温无祸笑容一僵:“我姓温。”

懂,瘟神的瘟。冯焕之脸上笑意不减:“可能是我记错了吧!我见温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字。”

“安静!”却是添香冷冷道。

温无祸看着冯焕之果然不再说话,也闭上了嘴。

对着这剑道和刀道的尖峰对决,两人俱是一脸不觉明历的样子。

没过多久温无祸便耐不住寂寞向冯焕之传音道:“冯兄看懂了吗?”

冯焕之回道:“说实话我长于棋道,只能见看出这两人风格不同,剑绝较内敛,刀绝较张扬。别的,只是一知半解,看个热闹罢了!”

温无祸笑道:“我也是,奇门遁甲我还行,打架只能勉强算的上三流,在这种等级的对决也算个门外汉。”

冯焕之一脸钦佩:“祸兄倒也诚实。”

温无祸顿时又不想说话了,不就是上次不小心坑了一把吗?用的着这么斤斤计较吗?!

但温无祸还是选择忽略那句话。接着说道:“我们两个门外汉在这算不算暴殄天物了?那些武道的名宿大家知道错过了这场对决不得痛心疾首?”

冯焕之:“我不管,我陪添香来的。”

“也对,添香姑娘可是江湖公认年轻一辈最出挑的三把剑之人。

至尊剑,令狐脸至不必多说。红颜剑棋绝剑侍,还有最近出头光明剑临光。”

冯焕之好笑:“这谁改的花里胡哨的名字。”

不待温无祸多问,只见战局有了新变化,二人都止了话端。

只见角里藏锋借着令狐脸至的一招凌厉剑势远远退开,轻笑道:“我有一刀,你能接否?”

话音刚落,满林树木皆静,只见角里藏锋举刀向上,层层云幕瞬间出现了一条缝隙,云开见月明,皎洁月光顺着缝隙而下。

角里藏锋站于月华之下,恍若神人,刀锋带着森森寒光悬停片刻。

下一刻狂风骤起,角里藏锋只是站在原地,手中刀带着漫天飞叶凌厉劈下。只此一刀,毫无疑问便有万钧之力。

令狐脸至依旧平平淡淡举剑相迎,却是剑气内敛,暗藏锋芒。只见锐利无比的剑锋,下一秒就已逼近角里藏锋。

一刀一剑相交,两人俱是往后退去,竟是不相上下。

突然,几枚闪着幽蓝寒光的暗器从令狐脸至身后刺来,暗器入体,令狐脸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接着一阵眩晕传来,令狐脸至勉强柱剑站稳身形。

角里藏锋笑道:“放心,没毒,但有药。毕竟我要用手中刀亲手杀了你。”

“卑鄙!”添香横眉怒道,打抱不平。

角里藏锋却听不见,这暗器是他早就埋好的。他迎着令狐脸至厌恶的眼神带几分得意地笑道:“夜黑,风高,正是,杀人夜。”

语罢又有三枚金钱镖从三个方位射里,迎面又一刀横劈而来。

“我出去,你留这。”添香忍不住出手。

冯焕之也没半点犹豫,道一声小心。伸手在棋盘里移了几个棋子,添香的身影便如鬼魅般出现在了令狐脸至身前。

添香拔出身后背着的长剑,却是一把木剑,木剑被添香划出一个诡异的角度,同时击落了空中的三枚金钱镖,最后与角里藏锋的一击相撞。

木剑碎了成几段掉落地上,添香也并不恋战,反身扶住令狐脸至,二人身影消失在了角里藏锋视野。

“可惜了,坏人好事。”角里藏锋面色不善。

那人虽没见过,但年轻一辈能接下他刀还能全身而退的,只有那三把剑。又是女子,猜也猜得出来。棋绝剑侍,鬼剑添香。

下次可以“讨教”一下。

……

添香带着令狐脸至回到了空间,温无祸也没多说,只是伸手把受伤的令狐脸至扶了过来。冯焕之看也不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添香二人,手上落子不停,此地不宜久留。

最后取出一枚玉质复杂字符,放于棋局天元处,下一瞬,四人出现在了暮云城城外。

“好东西啊!那棋盘应该就是那方小空间的中枢,应该都算得上神器了,不过还比不上武圣手上那公认的第一神器画世界。还有这种类型的可多次使用的传送用的符箓,我还是第一次见。”

一直没说话只是看着冯焕之动作的温无祸感叹道。

“友人所赠的练手之作。不过……这是个阵盘。”

冯焕之当着温无祸微黑的脸色,又取出一黑色令牌。本来已经宵禁不准出入,但守城人一看此便急忙打开了城门。

冯焕之带着添香他们走进暮云城,又取出来个翠玉色沁着一抹血色的玉牌。

“睡了吗?少主。”

“在的。”一个慵懒的女声从玉牌中传来,“还没到亥时,我正挑灯夜读呢。”

至于读的是什么,冯焕之知道反正不是什么正经的。

“我这有个病人,就我前几天跟你说的剑绝令狐脸至。”

对面一下子就来兴趣了:“怎么伤的?”

冯焕之:“他和刀绝角里藏锋决斗了,是……被暗器所伤。”

云亦可:“什么?!我错过了!你也不和我说!……唔,不过刀绝用暗器……算了,带过来吧,我让春晓给你开门。”

“多谢!”

几人在城中穿过几条大街,便来到了暮云城最中心处。

暮云城最中心是四个规模较大的擂台围着一个超大且高的于平地几尺的擂台。城中还有些小擂台,平常城中解决武斗都是在擂台上。而那个最中间的则只有城主允许才可以启用。

而擂台四周则是以城主府为代表的八座大型建筑,背后无一不有大背景。其中城主府坐北朝南,与隔壁一栋建筑地理位置最好,而四人便站在这栋建筑面前。

温无祸记得,它从建城以来就是空置的,对于它,很多人都有很多猜测。

而今天,它挂上了一个和它风格极为不符的简陋木牌匾,字体勉强称的上端正,上书:

杏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