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怡然 第四章她的老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驾!”晨曦微白,和风习习。妖娆妩媚的桃花瑰丽的开了一路。有八骑围在一辆马车在晨曦下的桃林中一路疾驰,带起桃花瓣瓣。拉车的马共四匹,皆是形体英俊而壮实的白马。马蹄嘚嘚敲打着地面,留下的几行嵌着桃花瓣的蹄印和车辙。骑着马的侍卫和架车的侍卫都穿一身蓝有八骑围着一辆马车在晨曦下的桃林中一路飞驰,带起桃花瓣瓣。。...

“驾!”

晨曦微白,和风习习。妖娆的桃花绮丽的开了一路。

有八骑围着一辆马车在晨曦下的桃林中一路飞驰,带起桃花瓣瓣。

拉车的马共有四匹,皆是形体俊美而健壮的白马。马蹄嘚嘚敲击着地面,留下几行嵌着桃花瓣的蹄印和车辙。

骑马的侍卫和架车的侍卫都穿一身蓝衣紫边的劲装,威武不凡。

马车从外面看着只是比平常的马车大一点,里面也没有什么精美纹路。只有车窗悬挂的紫色玉饰和散发着缕缕清烟的古朴香炉隐隐彰显着主人的不凡。

“探一拜见殿下。殿下,还有两日就可以到暮云城了。”一侍卫捧着一张密信钻进了马车,恭敬道。

马车内有一男子,穿一身袍边绣有海涛纹的紫衣,胸前绣着大鹏扶摇而上的图样,精致非凡,栩栩如生。

那紫衣男子只是皱着眉头,看着手上那本崭新的书,并没有回应。

探一也知道自家殿下的脾性,捡要紧的说:

“禀殿下。属下暗中寻访,查遍了暮云城,最符合那位的人选就是暮云七霸中的燕老三。”

“燕?”紫衣男子一听本就不大好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如墨。把手中书往地上狠狠一摔,语气鄙夷:“他配?”

那侍卫看似鼻观口,口观心,实际眼神飞快地瞥了一眼那本书——《风流孟郎探娇娘》。

心下了然,保持沉默,只是把手上的情报递了上去。

紫衣男子随意扫了一眼,“武林大会”、“杏林”、“娄”、“灭门”、“棋绝”……几个加黑字眼跳入了他的眼中。

“对了,殿下,孟大人也来了暮云城。”探一犹豫片刻道。

“小小,他来干嘛?”紫衣男子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只是坐姿由半卧逐渐坐了起来。

“可能,是来看热闹的……”

“人在哪?”

“属下不知,孟大人进入暮云城后便找不到踪迹了。”

“还算聪明……”知道该明哲保身,隔岸观火。

水,有点浑了。

紫衣男子继续看着手中的情报,吩咐道:“加快速度,今晚到达暮云城。”

又要赶路了,探一嘴角苦涩,却也不敢反对,只得认命道:

“……是”

…………

世有三国:山献、启轩,临渊。

山献疆域位于高原山峰,军力最强。

启轩疆域最广阔,大多为平原,人口众多。

临渊疆域大多在海上,岛屿众多,也是三国中最富有的。

在这三国相继平息内乱后,国力越发强盛,成为世上最大的三大势力。但除这三大势力外,启轩和临渊交界处的暮云城却隐隐成了当世第四股势力。

无它,只是暮云城有武圣吴修己坐镇而已。

武圣吴修己,虽无武绝之名,却是当世公认的武道第一人。崛起于百年前,从出现起便是三四十年岁的中年人模样,不修刀剑兵器,只修自身。

种种事迹因年代久远已难以追溯,但都知吴修己在成为公认的武道第一人之后急流勇退,为避启轩、临渊乱世,携道侣偏安一隅。

后逐渐有人前来投靠,或是为避世乱,或是慕名而来……随着人聚集的越来越多,吴修己干脆建城庇护一方,取名为暮云城。

暮云城城主府,是武圣对外公开的住所,但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武圣吴修己在暮云城有其他住所。随着道侣去世后,这城主府便来的越来越少了。

但最近几天,武圣却一直待在城主府,倒令不少看守的弟子有些诧异。

在城主府后院盛开的桃花树下,吴修己垂手侍候在一白衣男子身后,看着那白衣男子的眼神中带着崇敬和畏惧。

若是让外人看见不知道会惊掉多少眼珠子。

那白衣男子端坐在一张雕花黄花梨木椅子上,面前摆了一套白瓷茶具,斟茶自饮,姿态清逸卓然,静若芳华。他开口问道:

“亦可还没动作?”

“没,君上。少主从三天前来到暮云城后就没出过杏林的门。”谈到那位少主,吴修己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苦恼,但他的眼睛里带着笑意。

那位被称作君上的白衣男子叹了口气。

“君上,容老奴问一句,为什么突然就想起来让少主历练了呢?”

“亦可的能力我还是认可的,我这次让她出来是磨炼她的心性和办事能力。”

白衣君上回道,但吴修己觉的还是有哪里不对,追问道:

“为何?”

“吴小子。”那位君上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但他叫出这个称呼却无一点违和感。

“这世上很大,诸天万界中,总有些地方连我也看不透。”

吴修己闻此言身体一震,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这位君上是如何的存在……

“就比如这个世界,就是我最看不懂的地方之一,对于这个地方,我的能力被限制的很厉害,甚至都不能久留。”

“可是,君上,您这次已经待了五年了。”

看着吴修己眼中的不解,那位君上了然抬头看着湛湛苍穹:“我的时间和你们不同,我最多只能停留一年了。”

吴修己神情愕然:“一年!”

白衣君上点点头:“我曾经试过,最多六年,我就会被强制弹出这个世界,而当我再找到这个世界时,还不知道要花多久。

自我发现这个世界起,我便一直在试探这个世界,比如和你一般身份的一些人,比如隔几十年就出现的各界穿越者……但,亦可不是。

活了这么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心血来潮收个徒弟。在这个世界,我也不可能永远庇护在亦可身边,所以她需要历练。而且……她不一样。”他语气顿了顿,接着道:

“她不是我安排的穿越者,她是唯一一个意外,她是这个世界的变数。”

她是他的变数,是他的不请自来。

白衣君上饮了一口清茶,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不经意扫过在一旁的密封的白瓷小瓶,淡淡道:

“把那姓孟的放出来吧……”

“是。”

吴修己刚回完话,突然抬头,激动道:“君上,少主终于出门了!”

白衣君上端茶的手一顿,将茶盏中剩余的茶水往空中一泼,茶水在空中悬而不落,成了一轮圆形水幕,水幕中浮现了一些图景。

只见一慵懒的白衣少女打着哈欠从缓缓打开的大门中走了出来……

云亦可走到杏林医馆外,首先看到的是几个分散的穿刻冰晶纹的白甲的士兵东张西望的行走在密集人群中,看那架势似乎在找什么。

云亦可想起她先进城的时候也看到几个。冰晶纹白甲,山献的人。

暮云城不和山献交界,距离隔的又远,这群人估计是来找山献帝女的。

连她这个不出门的都知道山献帝女被偷绝偷走了……

飘散的思绪回转,云亦可才注意到站在门口的三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面相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老妪,穿一身黑色布衣,满头白发梳的一丝不苟,插了支梅花铁簪。

虽然被另外两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搀扶着,但她红光满面,很是精神。

右边是一个白底黑纹衣裙的女子,姿态端正略带一点庄肃典雅,有一种让人难以忽视的古韵。

左边是看起来昳丽明媚的橙衣女子,柳眉弯弯下是一双很大的眼睛,带着勃勃朝气,明亮而带着光。神色好奇,有些东张西望。

三人以那老妪为首,也是她先开口道:

“老身姓梅,世人胡诌,给老身安了个‘务农妪’的名号。听说杏林小友在这,久仰大名,便想来交流一下医学,不知道杏林小友能否给我这个机会。”

云亦可倒是惊讶了一下,对方的语气温和,而且并没有端着前辈的身份,而是将云亦可当成同一层次的人来对待,这让云亦可有了好感,收了一身懒状,诚恳回道:

“交流不敢当,应该是我作为晚辈向您讨教才对。”

说这话时,云亦可看了一眼左边搀扶的那个橙衣女子,她刚刚在务农妪自保家门的时候表情很是诧异。

这是,不知道?

那橙衣女子也注意到了云亦可的目光,露出个灿烂明媚的笑容,胜过春日暖阳:“你好,我叫尚可儿。”

“巧了,我叫云亦可。”

云亦可审视地看着这个橙衣女子。她带了块橙色的头巾,穿淡橙色的长衣长裤,用细绳扎紧袖口裤口,外罩一件眼稍稍深一点的橙色无袖外袍,下摆只到膝盖上方。

“尚姑娘,那个‘此店尚可’是你开的?”云亦可一下子就联想到了。

尚可儿倒是热情的回答:“是啊,是我和温无祸一起开的,前几天我和梅姨等一些朋友还在店里住呢。”

那就怪不得了……云亦可还记得冯焕之说过当时有六成天下大势聚在“此店尚可”里。

她跟着师尊这么久,还是知道一些秘辛的。比如她师尊将这个世界原本的剧情进展推演出来发到了她原世界里,然后抽选了一个意外死亡的读者穿越到这个世界。

虽然她没看过那本书,但缠着师尊好歹知道了这本书,不,准确来说是这个世界这一届的穿越者兼原女主的名字,就叫做尚可儿。

她的老乡……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