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柳 第四章 根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四下一片静寂。也没风声,屋外的灵鸟们缄口不语,屋里的人们也面面相觑不发一语。照常理,能造出来这般静寂的,也就仅有尬尴了。这时候,离恨的伶俐劲儿就体现出的愈发淋漓尽致了。抬头一看离恨煞有其事地走到柳含清面前,撩开自己的小袍子,缓缓地跪在了地上,在他双膝只见离情煞有其事地走到柳含清面前,撩起自己的小袍子,缓缓跪在了地上,在他双膝落地前柳含清赶紧捏了个诀在离情膝下垫上了个小蒲团。。...

四下一片寂静。没有风声,屋外的灵鸟们缄口不言,屋里的人们也面面相觑不发一语。照常理,能造出这般寂静的,也就只有尴尬了。这时候,离情的机灵劲儿就体现的越发淋漓尽致了。

只见离情煞有其事地走到柳含清面前,撩起自己的小袍子,缓缓跪在了地上,在他双膝落地前柳含清赶紧捏了个诀在离情膝下垫上了个小蒲团。

“含清仙君在上,今日离情愿行三跪九叩之礼,请含清仙君收离情为徒!”

说罢,蒲团上的小人双手抱拳举过头顶,缓缓俯身,随即将手撑在身体两侧,连磕三个头,随后起身,又再次跪下,将刚刚的动作重复了一遍,如此反复,做足了那三跪九叩的派头才抬起小脑袋,拿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柳含清,等她的回应。

柳含清一晃神,觉得离情如今只是个小孩便与堕神这般相像,若是长大了那还不得一出去就被仙门中人追着打啊,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定得寻点儿什么法子不让人一看离情就将他与堕神联系起来。嗯,这可是件大事,不好办。是件大事,emmm......我是不是正在办什么大事?

忽的回过神来,看见一脸不耐地盯着她的还跪在蒲团上等她答复的离情,柳含清心中狠狠鄙视了自己一下,赶忙从随身的荷包里掏出了一个小铃铛。这荷包自然不是普通荷包,而是一件储物的空间法器。这铃铛就更不简单了,世人只知道南丘仙君为了自己这个妹妹斩了九荒巨神,夺了摄魂铃为她庆生,却不知道这摄魂铃本为阴阳双铃,因着柳含清的女子之身,她只能用阴铃,而这阳铃则一直闲置着。按南丘仙君的想法,这阳铃本打算送给自己的妹夫的,他定没想到现在已经被自己的妹妹拿来做拜师礼送给徒弟了。

“离情,今日我收你为徒,此后,你就是我含清仙君唯一的弟子。为师赠你此铃,你当努力修习仙术仙法,早日羽化,守至纯之心,行至道之事,勿以此铃为恶。”

柳含清左手托着摄魂阳铃,右手指尖在离情额间划开一道口子,将摄魂阳铃从那道口子里送达离情体内,如此,这阳铃便算是认主了。

“师父在上,今日离情得幸拜入师父门下,日后定当尊师守纪,忧师父所忧,喜师父所喜,刻苦修习仙术,不负师父教导。”离情很认真地说道,尽管奶声奶气的,但语气坚定毋庸置疑。

就这样,清族一众族老一言不发地看完了这个并不怎么庄重的拜师礼,离情拜完师便自发站到了柳含清身后,等着柳含清处理眼前还不知麻烦与否的事。

“咳咳,诸位,今日到访想必也是有事与我相商。首先我得感谢诸位这近千年中尽心竭力为我留住府邸,于我着实是大恩,我柳含清也是恩怨分明之人,这样的恩情我不可能不报。这半尺雪玉绸便做赠礼送与你们了。”说着她又从荷包里摸出了半尺雪玉绸,雪玉绸上仙气涌动,还冒着刺骨的寒意,尽管只有半尺,也已经是天上有地下无的至宝。

清族族长宋玉毕恭毕敬走到柳含清身边,怀着十分地敬意道:“含清仙君言重了,能为您守仙府是我清族所有族人的荣幸。这雪玉绸我们实在不能受,还请仙君收回。我们今日前来只是想......想问问仙君,如今您既归府,您....可还需要我清族一众族人...我们自知能力微薄,对仙君实在没什么用处,当初擅用您的名号成了清族本就冒犯,若仙君觉得清族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我立刻解散族人们.....”

“打住!族长你言重了。我柳含清既记你的恩情,便不会觉得冒犯。清族自然是不用解散的,若你们愿意,你们大可住进我洞府里来,反正我这么大的仙府就我和离情两人,也冷清得很。这雪玉绸既说了要赠与你们那便不会收回,照你们如今的修为要用雪玉绸是不可能的,但令族中仙资好的后辈修炼打坐时在雪玉绸旁,借着它的仙气和灵气,定能事半功倍。族长......宋玉是吧,你今日回去便令族人们收拾收拾,住进仙府里吧。”

宋玉闻言,止不住的浑身颤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领着后面清族族老们乌压压跪了一地,叩谢柳含清的恩赐。

这样大的阵仗唬得柳含清好不尴尬,急忙将面前几位扶起,又说了些客套话,将清族族老们劝了回去。宋玉一行人走了后,柳含清只觉得浑身疲惫,当初弑神之战的时候她和堕神在虚空结界里斗法斗了两天两夜也不过现在这么累了。

离情站在柳含清身后,好不惬意地看着她连哄带骗地骗走了宋玉一行人,他跟她在东海神屿住了两百多年,柳含清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最怕的就是这套虚头巴脑、客客气气的东西。

“师父,清族的人走了,你作为师父,是不是应该教徒弟点儿东西了呢?”没错,离情就是在给柳含清捣乱。他知道她不擅与人交流,所以应对宋玉的时候他不帮忙开口,他也知道她性子慵懒,最讨厌教东西,于是他就挑一个她身心俱疲的时候让她履行一个师父的义务。

柳含清看着离情满是纯真的小脸,只是眼睛里的狡黠和幸灾乐祸挡都挡不住,她用力捏了捏离情婴儿肥的脸蛋,软软的手感让她觉得有几分治愈,“出门左转直行三十米,右拐直行二十米,那里有个藏书阁和拟态修炼室,你将藏书阁里的所有书看完,将拟态修炼室中的所有场景破解,再找我。”说完咧开嘴角朝离情假笑了一下,扔下离情就跑回了自己的卧房,操劳了一上午,她得好好午休一下了。

柳含清离开的背影十分潇洒,躺到床上的姿势也很是果断。离情虽然人小鬼大,总喜欢给她惹点儿麻烦搞点事情,但总体而言还是个十分听话的孩子。因此柳含清睡去后离情就跑到藏书阁看书修炼去了。

偌大的仙府,清族族人们还未搬入,就住着两人,一人睡得酣畅,一人刻苦修读,倒是和谐得很。

这一觉柳含清睡得十分舒适,在梦中她似乎找到了解决离情与堕神过度相似,今后易引起仙界追杀的问题的法子。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要有求于清族众人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