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良配 06章 大梦谁先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颜宁回家后,一觉睡下,半夜里就主动发起高烧,直把一家人吓个半死,赶赴请太医,还连着换了三个太医。也怪不得他们很紧张,颜宁所以自幼学武,身子强壮,不像那些娇滴滴的闺秀常常生个病喝个汤药啥的,连个头痛脑热都极少。这样低烧说胡话,把秦氏吓的亲手守在床边,也难怪他们紧张,颜宁因为自小习武,身子强健,不像那些娇滴滴的闺秀经常生个病喝个汤药啥的,连个头痛脑热都很少。这样发烧说胡话,把秦氏吓的亲自守在床边,要不是王嬷嬷再三劝着,都想自己晚上也守在颜宁房里。。...

颜宁回到家后,一觉睡下,半夜就发起高烧,直把一家人吓个半死,连夜请太医,还一连换了三个太医。

也难怪他们紧张,颜宁因为自小习武,身子强健,不像那些娇滴滴的闺秀经常生个病喝个汤药啥的,连个头痛脑热都很少。这样发烧说胡话,把秦氏吓的亲自守在床边,要不是王嬷嬷再三劝着,都想自己晚上也守在颜宁房里。

到颜宁再次醒来时,王嬷嬷正靠在她床边睡着了,眼底明显是没睡好的乌青。

能活着真好!

能天天看到家里人真好!

颜宁心里感叹着,人还是一动不动,她若动了肯定会惊醒王嬷嬷她们,而且她也要好好想一想。那天醒来时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那自己记忆中的一切,也都是以后会真实发生的。

那个废后颜宁死了,十二岁的颜宁带着废后的记忆活着,自己这一世重生,该怎么做才能不让悲剧重演?才能让那些对颜家心怀不轨的人收手?

至少,楚昭业,林意柔,我不再是那个傻子了,信着虚假的情意,傻乎乎的任由事情发生,还相信楚昭业是看重颜家的,看重自己的。

今年自己十二岁,今年是开元十四年,在位的还是楚昭业的父皇楚元帝,皇后颜明心是自己的亲姑姑,太子楚昭恒也还活着,现在,还是颜家的鼎盛之时。

作为楚国开国功臣之一,颜家也和封家一样,是世袭功臣。颜家是世袭的大将军,镇守玉阳关,凭手中虎符可以调动北部五十万兵马,楚国总共也才一百万精兵,颜家的虎符就可以调动一半,太祖临终时还留下遗旨不许继任的帝王动颜家的兵权。

楚国世家很多,有世袭爵位的也不少,但是唯有颜家,是兵权在握的。

现在的楚元帝是楚国第四代皇帝,做太子时娶了自己的姑姑颜明心为太子妃,登基后册封为皇后,大皇子楚昭恒是皇后亲生的也是唯一的儿子,出生就封为太子。

父亲又娶了秦氏,秦家也是有名的武将之家,秦氏两个哥哥,也就是自己的舅舅们,小舅舅死于南方战事,大舅舅现在是南州州牧。

颜家和秦家在军中故旧遍地。

皇后娘家,太子的外祖家,颜家和秦家的实力,大家都说颜家是大楚的顶梁柱,是第一世家。

听起来如此显赫,又有谁想到,不过十年,颜家就灰飞烟灭了。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九岁的时候,跟着母亲回到京城,参加了几次京中贵女聚会,与林意柔交好,后来是一次宴会上与封家的女儿起了争执,林意柔说她们背后说自己的坏话,自己也越来越看不惯她们的矫揉造作,后来打猎风波后,二哥与那些人打了一架,自己与其他人家的千金们交往渐渐少了。

十岁那年,见到三皇子楚昭业,他说颜家人了不起,说自己箭法超群巾帼不让须眉,于是,自己也觉得三皇子是难得的好男儿。

从那以后,颜家大姑娘与三皇子,就是大家不变的话题,慢慢长大,自己好像也一直觉得应该非三皇子不嫁一样。如今想想,十岁的女孩子,哪有什么非君不嫁的想法?这种留言,其心可诛。

十三岁的时候,太子哥哥楚昭恒去世了。太子活着时几个皇子暗中争储,太子死后就摆到了明面上。

十五岁自己嫁给了楚昭业成为三皇子妃,姑姑和父亲都觉得楚昭业对自己专情,又是出名的礼贤下士才干过人,顺理成章的扶持了他,加上林家的支持,楚昭业成了太子。

没想到,他做上太子没多久,颜家的噩梦开始了。北燕犯边大哥颜煦战死,后来二哥惨死,父亲被俘。

朝野上下说父亲通敌叛国,姑姑以死明志,楚元帝下令严查,却又将母亲、大嫂和小侄子她们收监。

元帝驾崩了,自己喘了口气,以为楚昭业会帮颜家洗清冤名的,毕竟他登基后就册封自己为后了,不是吗?

谁想到,随着林文裕打退北齐,说是找到颜家通敌罪证了。颜家满门抄斩,自己这个皇后就被废了,受尽酷刑,可自己藏下的侄子颜文彦还是被发现了,然后就是林意柔封后,自己惨死,弃尸荒野。

当年觉得楚昭业有情有义,现在想来,当时留着自己,一是为了稳住军中颜秦两家的故旧,二是为了斩草除根找到文彦吧,那个可怜的孩子。

想到这些,颜宁觉得自己心痛的缩成一团,她拼命的呼吸告诉自己,如今还来得及,还来得及!

“姑娘,你醒啦?”颜宁呼吸的声音,惊醒了王嬷嬷,她看到颜宁睁开眼睛了,惊喜的叫了一声。

“嬷嬷,辛苦你了,我没事了。”烧了三天,颜宁的嗓子都沙哑了。

“不辛苦,不辛苦,绿衣,快去禀告夫人,姑娘醒了。虹霓,快让厨房送些清粥来。”王嬷嬷一叠声的吩咐着,“您病着这几日,将军和夫人都急坏了,换了三个太医,宫里都来几次探问了。您身子骨一直都很好,这一次病,可把大家吓坏了,老奴都吓到了,还好醒了,醒了就好,就没事了……”王嬷嬷倒了杯水,扶着颜宁坐起来喂她喝下,嘴巴是一点没空着。看自己喝了水,站起来搓着手不知先做什么好,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王嬷嬷对自己一直都很好,前世的时候跟着母亲一起惨死,今世,一定要让嬷嬷终老天年。不止是嬷嬷,所有家里人,都要好好的,颜宁拽紧了拳头。

“姑娘,夫人来了。”房外想起虹霓的声音。

秦氏人还没进屋,声音已经传进来,“宁儿,好端端的怎么忽然病了,现在人感觉怎么样啊?”秦氏显然是匆忙而来,穿着一身家常旧衣,走路急,头发都有点松散了。

“母亲,我没事啦,可能就是着凉了,我身子好着呢,您别担心。”颜宁安慰道。

“平时好着,病起来吓死人。”秦氏走到床边摸了摸额头,看她热是退下去了,才安心了点。

“姑娘,林家的大姑娘来探望您了。”虹霓又进来禀道。

居然是林意柔来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