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魔法 > 狂刀剑侠小说
狂刀剑侠

狂刀剑侠

作者:花在非 状态:完结 分类:玄幻魔法 时间:2021-02-20 09:27:06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狂刀剑侠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花在非原创的小说《狂刀剑侠》,主要叙述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花在非原创的小说《狂刀剑侠》,主要叙述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狂刀剑侠》小说简介:宋元明清内乱时期,千里寻父却被人被绑架、快活容易慢慢长大成人,找寻当初的真相,却意外发现残忍杀害自己父亲的竟……在这乱世洪流之中,他又该如何决择,该何去何从……以历史为纲,其中人物多为凭空杜撰,主要原因是写不离不弃、生死相契的兄弟情义尚铁崖疾步奔进屋中,只见房中杯盘狼藉,显然有打斗的痕迹,他蹙了蹙眉,又大踏步向前跨了几步,忽然发现在床边地上蜷缩着一人,那人缩在墙角,面朝里背朝外,看不清是什么面貌,尚铁崖心头咯噔一声,忙上前查,手刚碰上那人的身体,触手的则是一股冷冰,他小心翼翼扳过那人的身子,只见她年纪二十多岁,眉目姣好,脸色却是十分苍白,待看清那人的面容,尚铁崖再也忍不住出声唤道:“弟妹,弟妹,大哥我来晚了”原来这人正是尚铁崖的义弟尹剑雄的妻子秦玉。。

狂刀剑侠 精彩章节

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大哥?”袁知一愣,心下却有几分迟疑,但见尚铁崖目光坚定,心想,尚大哥的为人他自然清楚不过了,心下虽是一千个不愿意,也只能将兵刃抛给了刘黑索。

  可是他心里却又不明白,这刘黑索到底为何要取她性命,秦玉她是个温婉贤淑之人,更不会去招惹是非,究竟是何种恩怨,会要了她的性命?思及至此,他轻轻放下秦玉的尸首,大步冲出屋外,要问个清楚,不能让她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尚铁崖走到门外,目光如电,向刘黑索问道:“秦玉究竟与你有何冤仇?你为何要下如此毒手?”

  刘黑索接了兵器,心中暗暗自喜,更加确定,眼前这人果然是个有勇无谋的山野莽夫!他见尚铁崖两手空空,问道:“你用什么兵器?”

  袁知却是心中一阵气结,“大哥,别中了此人奸计,待我前去,好好会会这个飞索刀,”

  经过刚才一番较量,刘黑索早已知晓对手不好对付,嘴上却不肯认输,心想,此人不过是山中粗野大汉,全凭蛮力而发,武功招式定然不足为奇,只是眼下我的兵刃被他夺了去,需设法取回飞索刀才好。刘黑索眼珠一转,心中已有了计策,冷哼一声,道:“若是比蛮力,我自然是比不过你,可若是比兵刃,嘿嘿,你必输无疑,”他话语一顿,见尚铁崖没答话,又激将道:“难不成是怕了我的飞索刀,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尚袁两人一怔,同时脱口问道:“既是毫无瓜葛,那你为何要痛下杀手?”刘黑索看了两人一眼,话锋一转道:“她是与我无冤无仇,可是她的丈夫尹剑雄却与我有杀父之仇,此仇不共在天,”说这话的时候,刘黑索眼神变得凶狠起来,又道,“尹剑雄杀了我父亲,我杀了他妻儿,让他尝尝失去至亲之痛,或许这便叫做一报还一报,”说罢更是冷笑两声。

  刘黑索睨了匕首一眼,暗自思忖,习武之人均知,“一寸短一寸险”,短兵刃适宜近身攻击,用匕首对付他这长长的飞锁刀,便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因而眸中轻视之意更甚,心想,今日且让你涨涨见识,悄悄我这飞刀的厉害,思及此处,抱拳道:“请吧”

  尚铁崖亦双手一抱,说道:“请”

  刘黑索摇首,眼睛看向别处,答道:“无怨亦无仇,”

  乡下林中小道十分静谧,林间自在的鸟儿忽然惊起,这时只听得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小道上一红一黑两骑,并肩飞奔而来,骑枣红马的是个年轻人,年纪约莫二十来岁,骑在黑马的是个年纪稍长的中年汉子,头戴一顶毡帽,辨不清楚长得什么模样,只能看到两腮的浓密胡须,身材比那年轻人要壮硕,两人均是身着粗衣布衫,看起来像是附近的庄稼汉。“尚大哥,小弟打听了一下,人就在前面的村落里,”那年轻人偏首对一旁的虬须大汉说道。尚铁崖抬眸看了看不远处的村落,微微颔首,面上虽不动声色,心中却是焦急,恨不得即刻便飞到目的地,因而双腿夹紧马肚,挥起马鞭,大喝一声:“驾!”愈发催促马儿快快飞驰。红马上的袁知生怕落了下来,也急扬马鞭,追了上去。一时间,两人都静默不语,但听得耳边风声呼啸声和哒哒的马蹄声,不出片刻功夫,两人便已进了村。村中的街道上行人甚少,偶尔一两个路人经过,见到这骑马的两个陌生人,先是打量一番,见尚袁两人虽是庄稼汉的打扮,但他们身下的骏马却是千里良驹,一见便知不是平常的庄稼人,袁知刚想上前询问,哪知行人却慌慌张张的跑开了,袁知只得无奈摇头。尚铁崖倒并不在意,一面驱马缓行,一面打量四周,村落中随处可见断壁残垣,荒草丛生,在落日余晖中,更显得萧索凄凉,他见到这种景象,心下不住感慨,如今兵荒马乱,一路上所到之处,入眼的均是破败荒凉的景象,可让他想不到是这么一个偏僻的小村落也不能幸免,又想到大宋山河多半被沦陷于蒙古鞑子的铁蹄之下,若是不能将这些胡虏赶出中原,怕是有更多的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可是心中又有个疑问,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收复失地?思及至此,他不禁摇首轻叹了一声。袁知见尚铁崖面带忧色,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只当他是担心秦玉怕不肯相见,便道:“尚大哥,你莫要担忧,嫂子她通情达理,一定会原谅大哥的,”提起秦玉,尚铁崖面有愧色,说道,“当初我原不该丢下她,这几年来,我常常想若是弟妹她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给我的结义兄弟交代,为此常自责不已,如今得知了她的下落,我自是高兴,只望弟妹她能原谅我这个做大哥的,”说话间,尚袁二人停在了一处小院落的门前,两人下了马,走上前敲了门,许久却不见有人应答,尚袁二人对视一眼,隐隐捕捉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气味,心中忽地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但听砰地一声,袁知已踢一个飞脚,将门踢了个翻飞。两人疾步抢进院中,一脸戒备环视四下,又见并无异样,这才缓缓靠近茅屋。越靠近茅屋,两人明显感觉那股血腥味越强烈,尚铁崖朝袁知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小心为上,袁知会意点了点头,伸手拔出别在腰间的匕首,轻手轻脚挪到茅屋屋门边,伸手推开房门,木门打开的一刹那,但听得嗖嗖嗖的破空之声传来,两人心知不妙,急忙向后避开。袁知只觉异风响动,寒光一现,他回头定睛一看,见那竟是柄明晃晃的飞刀,约有一尺来长,劈头而来,袁知心道不妙,匆忙之中,忙手中匕首挡格,斜斜翻了几个跟头,那飞刀一击不中,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竟然在空中转了一个弯,直朝他的面门袭来,袁知一惊,忙举起匕首挡隔,袁知这才看清那飞刀的刀柄系着一条长绳子,绳子的另一端一直通向茅屋中,心下大惑,这是何种兵刃?心想,难道说那人端坐屋中,只要轻轻抖着绳子一端,能于两三丈外,投掷伤人?他生平未见到这样奇怪的兵器,是又惊又奇,要说这兵器,像软鞭之类的软兵器是最难练成的,更别说要达到如此灵活自如的地步。只见绳端一抖,那飞刀径自向后一退,袁知纵身向前,谁知他刚迈上两步,只听簌簌风声,那飞刀突地拦腰横削而来,袁知忙翻了个跟头,身子从飞刀上方跃过,忽然心生一计,既然是屋中之人靠绳子控制飞刀,且让我将绳子砍断,心思一动,匕首便要朝绳子砍落。匕首还未至,绳索猛地一荡,袁知只觉背后阴风阵阵,心知不妙,回身细看之时,且见那飞刀夹着风声,呼啸而来,袁知应变倒也迅速,心头不住惊叹,这兵器好生厉害,便如灵蛇一般,可长可短,即可远攻,又可近袭,当真是变幻无穷!正在他对抗飞刀之时,尚铁崖在旁观察了情形,知晓袁知虽功力不弱,但他并未见过这样的兵刃,一时三刻之间,难以破解。尚铁崖一心担忧弟妹的安危,便飞身跃上前去,那飞刀见来了帮手,朝尚铁崖飞来,来势极凶。尚铁崖身子不动,待那飞刀将至未至之时,身子一斜,右手一探,已然抓住了绳子,手上蕴力外拉,霎时只见绳子绷得紧直,显然是屋中之人运劲回拉,话说尚铁崖纵横江湖三十余年,内力深厚,且臂力极大,还未曾遇到过对手,他大叫一声,手上一用力,只见一道黑影已被拉出屋外,尚铁崖又一拉,对手内力不及,又被拉近了二尺,袁尚二人这才看清,那人二十出头,生的长脸长眉,一双眼睛又细又长,身材高大。那人咬紧牙关,兀自持着绳子的一端不放手,尚铁崖见到这种情形,手腕一转一拉,将对手拉近了些,于此同时,左掌倏出,那人已知晓他膂力非常,怕是掌力也非同一般,急忙抛了绳锁,跳开了去,方才避开了这一击。尚铁崖收了绳索,问道:“飞索刀刘三丁是你什么人?”那人从地上站起,听到尚铁崖这一问,似乎微微一愕,问道:“你是何人?为何知道家父的名号?”只因刘三丁向来少在中原行走,知道他名号的人并不多,如今竟然从面前这个庄稼大汉的口中听到父亲的名号,这不得不让刘黑索深究。却见那大汉并不答话,反而将绳索交给袁知,道:“我先进去看看,这里先交与你”说罢,便直奔茅屋。

  尚铁崖疾步奔进屋中,只见房中杯盘狼藉,显然有打斗的痕迹,他蹙了蹙眉,又大踏步向前跨了几步,忽然发现在床边地上蜷缩着一人,那人缩在墙角,面朝里背朝外,看不清是什么面貌,尚铁崖心头咯噔一声,忙上前查,手刚碰上那人的身体,触手的则是一股冷冰,他小心翼翼扳过那人的身子,只见她年纪二十多岁,眉目姣好,脸色却是十分苍白,待看清那人的面容,尚铁崖再也忍不住出声唤道:“弟妹,弟妹,大哥我来晚了”原来这人正是尚铁崖的义弟尹剑雄的妻子秦玉。

  尚铁崖听得他那番言语,不由得怒气上冲,手指也捏的咯咯作响,朗声道:“你若是这等是非不明,滥杀无辜之人,尚某自然放你不过,”说着,他当胸一抱拳,道:“尚某人在此领教阁下高招!”

  话音未落,只听嗖的一声,那把飞刀朝尚铁崖急速袭来,袁知心底大骂,“刘黑索这乌龟孙子竟然偷袭!”尚铁崖却是不动声色,身子右避,那飞刀似乎早已料到他的动作,绳子一动,刀锋徒转,竟刺向尚铁崖的左臂,尚铁崖举起匕首欲挡,谁知那飞刀忽然转了起来,如飞轮般旋转着朝尚铁崖面门削来。

  尚铁崖摇头,道:“我平日用的兵刃没带在身上,现下也没什么合适的兵器,”他双眼扫视四下,瞧见了袁知的匕首,方上前道:“袁弟,把你的匕首借我一用”袁知赶忙取下匕首递了上去。

  闻言,刘黑索忽然嗤的冷笑一声,道:“尹剑雄害得我家破人亡的时候,又有几人出来阻止?如今我为报父仇杀了他的家人,你又凭什么出来阻止,尔等只不过是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而已,真是可笑之极!”

  他伸手探向秦玉颈部,却是毫无脉搏,身子也已经僵硬,想来人已死去多时了。纵然他内力不凡,却也是无力回天了。尚铁崖心头一酸,颤声道:“弟妹,大哥对不住你,大哥来晚了”来时的路上,他便思考了许久,怎样说服弟妹,怎样向她道歉,可如今虽千言万语,上天却连开口的机会都没给他。他没想到与秦玉见面竟是这般情形,阴阳两隔,又想到自己的义弟,今后自己有何颜面去见自己的义弟?想到此处,他是又伤心又愧疚。

  但见尚铁崖一脸悲愤,袁知心里已猜出个七八分,看来秦玉嫂子她已遭不测,一时是又惊又怒,忍住心头难过,质问道:“你为何要杀了秦玉嫂嫂?”

  看得袁知是一阵心惊,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兵刃,这般的打法,真叫人无法下手,若是自己和这个刘黑索对打起来,当真是没有什么胜算。当下屏气凝神,片刻也不敢眨眼。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万象之主 教父的晚餐情人 第一注灵师 一号警官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九国 长生天阙 无关时间 星球试炼者 网游之废土遗民

剑侠2俗刀厉害么  剑侠2明教刀攻略  剑侠2明教刀  剑侠江湖之铁血狂刀  刀剑侠官方网站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第十章 黄冠羽士 第八章 意气相投 第九章 黄须道长 第七章 色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