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七夕之夜

第10章 七夕之夜_绝爱逢笙_ 萧小爱, 阮慕笙

更新时间:2021-06-11 19:05:11
绝爱逢笙状态:连载中作者:郁流苏全文阅读

一年一度的七夕到了,丁锐早晨上班之前叮嘱我在家等他,一起出去吃晚饭,出门前还一厢情愿地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临近中午时,我正在家里用平板看电视连续剧,门铃响了,我打开房门,一

第10章 七夕之夜 精彩章节

一年一度的七夕到了,丁锐早晨上班之前叮嘱我在家等他,一起出去吃晚饭,出门前还一厢情愿地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临近中午时,我正在家里用平板看电视连续剧,门铃响了,我打开房门,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映入我的眼帘。

“请问您是萧女士吗?”

我点头。

“这是丁先生送您的,请签收一下,祝七夕快乐!”

我看着客厅中间的这束花,想了想,把包装解开,一朵一朵地数,一共是九十九朵,花语是天长地久。

玫瑰花铺满了半个客厅,我坐在花海中间,回想我和丁锐的这七年,也算是同舟共济,风雨之后见彩虹。

只是在这彩虹的背面,沾染了宁欣怡这么一块脏兮兮的烂泥巴,一时半会儿还甩不干净。

我有些怪罪自己的记忆力太好,那个大雾天的画面怎么也抹不掉了,家里的主卧我至今没有踏进一步,我始终还是无法接受。

有时我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矫情了,明明和阮慕笙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虽然后悔还是有的,但却从来不觉得恶心。

对我而言,那只是一次记忆,我不会让它再次发生,但并不代表我去全盘否定。因为那一夜,除了狂乱、心碎,我是曾经感受过美好的,那种美好是丁锐从来不曾给过我的。

大概人总是能够接受自己的种种,却无法原谅别人。可能丁锐也会有同样的心理,或许宁欣怡真的有吸引他的地方吧。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或许,一定是有的,不然丁锐也不会陷入其中,与她长期保持那样的关系。

可能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遇到各种难以预料的不顺,需要我们调整心态去适应。

阳春白雪固然纯洁无瑕,但其洁净的外表下,一定掩藏着混浊的淤泥。

我和丁锐的关系大概也如此吧,我可能要多一些包容,去迎接未来的一切,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玫瑰花我没有再次束起来,我要让它的芬芳溢满整个房间,包括那间主卧,把过去一段时间的阴霾彻底驱散出去,明天还是崭新的。

下午我坐在花丛间继续看电视剧,门铃再次响起,还是上午送花的那个小伙子,这次他手里捧着的是一大束百合,把花递到我手上,说了和上午同样的话,走了。

整整一百朵香水百合,象征着百年好合。

房间里一半是鲜红的玫瑰,一半是洁白的百合,红白相间的世界里,我的心在幸福和伤痛之间游走。

我知道,丁锐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哄我,感化我,挽回那件事对我的伤害。

说实话,我很感动,起码他肯把心思花在我的身上,也恰恰说明我对他的重要性。

我摘了一些玫瑰的花瓣,放入浴缸,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澡,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等着晚上和丁锐一起吃晚饭。

丁锐回来得很早,看着我将花铺了满地,开玩笑地问:“老婆,你是想检查花里是否藏了金银珠宝吗?”

我一边换衣服,一边故意认真地答道:“对啊,结果很失望。”

丁锐用手指点了点我的眉心,“傻不傻呀,你,我的金山银山还不全由你说了算?”

正当我恍惚着觉得,我们之间根本没发生过什么不愉快,还是从前一样恩爱时,他又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对了,这个给你,回去看咱妈时顺便给她买点什么。”

他说的咱妈是指我妈,他的妈妈,我的婆婆身在外省,只有逢年过节才有机会见面。

说实话,这几年,丁锐对我家里挺够意思,无论是钱是物,没少帮衬,这一点我对他还是很感激的。

还是丁锐了解我的口味,为了满足我的无辣不欢,他提前预订了明海市很名的川菜馆。

我们到达时,一楼和大厅里已经座无虚席,服务生引领着我们直接来到二楼的包间,里面的冷气十足,着实为吃辣做好了充分准备。

这家的川菜做得是真地道,也是真辣,真麻,我的味蕾大开,不一会儿便进入了吃货的最佳状态。

水煮鱼的肉质丝滑细嫩,入口即化,丁锐不断地为我捞取鱼肉,豆芽,放在我的盘子里,我的嘴唇被辣得又红又麻,依然孜孜不倦。

“老婆,以后我也要学习做饭,只学你最爱吃的菜,亲手做给你吃。”丁锐递给我纸巾时说。

我故意刻薄地挑刺儿,“你不会给我下毒吧?”

丁锐苦着脸作要哭状,“小爱你说什么呢?我宁可服毒自尽,也舍不得害你。”

我长叹一声,用手摸摸圆鼓鼓的肚子,“那可说不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丁锐一听急了起来,忙凑到我身边来,“老婆,我对你可没有二心,你不要随便冤枉我,我犯的错我承认,但我从没想过要害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我倒有点不知所措了,本来我就是半真半假开玩笑的,充其量就是过过嘴瘾,发泄一下对他的不满,绝对没有当真的意思。

不久的后来,我终于明白,他这是心虚的表现,因为我根本没有把他往那么坏的方面想。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回到家里,地上的玫瑰与百合还在,在灯光下美得让人心颤。

丁锐抢先给我放好了洗澡水,又耐心地等我从浴室出来,尾随着我进入了次卧。

“你过来干嘛?”我边往脸上涂雅诗兰黛的润肤水边问。

他过来搂住我,“老婆,今天牛郎和织女都鹊桥相会了,你就可怜可怜我,一起睡吧。”

噢,原来他是想着这档子事呢。

我用手轻轻拍打着面颊,“不行,你的考察期是三个月,还没到呢。”

丁锐的手从我柔软的腰部向下游移,“三个月太久,我等不及了,请求提前释放。”

我一转身,用力打掉他不安分的手,“再捣乱就延长到四个月。”

丁锐皱着脸,“小爱,四个月还不把我憋死?”

我把头上的干发帽取下,用毛巾不断地揉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憋死才好,省得你惦记着窝边草。”

绝爱逢笙状态:连载中作者:郁流苏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传奇特卫 总裁爹地宠上瘾 迷糊妈咪要改嫁 首席独宠影后妻 九天星辰引 天罚之录 女神的绝世赘婿 杀神临都 醉美不过相遇 木行天下 洪荒大世界 忆情若斯年
推荐阅读 我的师伯是林正英 七大罪之魔神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