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又醉魅影

第26章 又醉魅影_绝爱逢笙_ 萧小爱, 阮慕笙

更新时间:2021-06-11 19:05:23
绝爱逢笙状态:连载中作者:郁流苏全文阅读

“什么?丁锐和宁欣怡?”宋雅晴不可以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高脚杯重重地摔在桌面上,“我早已看她是个贱货,没想起她这么不不要脸!”她的声音过大,足已盖过了场内的音乐,我不我收了心,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回到我的愁苦中,“我现在不知该怎么办?”。

第26章 又醉魅影 精彩章节

“什么?丁锐和宁欣怡?”宋雅晴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高脚杯重重地摔在桌面上,“我早就看她是个贱货,没想到她这么不要脸!”

她的声音过大,足以盖过了场内的音乐,我不自觉地向四周看了看,不过我还是感到了自己眼神里的怯懦,他不会再出现吧?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周围都是脸生的陌路人,没有一丁点阮慕笙的影子。

我收了心,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回到我的愁苦中,“我现在不知该怎么办?”

“你想离婚吗?”

宋雅晴问出这个问题,我基本没有反应过来是在问我,当她目光灼灼地盯着我时,我才意识到,这件事该提到日程上来了。

“大概现在不是我想不想的事了,宁欣怡怀了他的孩子,丁锐不知有多高兴。”我呷了一口淡蓝色的鸡尾酒,回想着他们在沙发上的甜蜜情景,口中的滋味苦涩难耐。

宋雅晴坐直了身子,纤长的手指点开手机屏幕,调出来一张照片,这是几个人的合照,她指着其中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说:“看见没有?就这个,与我们公司合作的甲方总经理,据说他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情人为他生的儿子已经六岁了。”

“他老婆不知道吗?”我惊讶无比。

“可能吗?这么两个大活人,谁能没有察觉?”宋雅晴把手机收起,一脸的无奈。

“那她就一直容忍了这么多年?”我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生活状态。

宋雅晴重新端起酒,将剩下的酒全部喝完,潇洒地摆弄着空了的酒杯,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不忍怎么办?她人老珠黄,又找不到这么能赚钱的男人。”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做女人好悲哀。”而后也学着宋雅晴,一口把酒喝干。

宋雅晴问调酒师,“刚才这个不够劲儿,你们这里有没有上点儿意思的酒?”

调酒师看了我们两人一眼,微微一笑,“有是有,只是太烈。”

“要的就是个烈字,什么酒?”宋雅晴长眉一挑,追问道。

“我们老板亲自调制的一种酒,叫‘陌路罂粟’。”调酒师手里摇晃着调酒的小壶,表情隐隐透着神秘。

陌路罂粟?我听到这个名字,浑身一颤,“不行不行,雅晴,不要这个。”

宋雅晴狐疑地看了看我,“这酒你喝过?”

我岂止是喝过,还因为它睡了一个男人,不过这事还是不要说的好,太丢人。

“那倒没有。”我又一次说谎否认,“就是担心它太烈,太烈。”后来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得只有我自己能听到。

宋雅晴直接忽略了我的反对,下巴一扬,冲吧台里面的调酒师清朗地说:“两杯陌路罂粟。”

五彩的液体又一次摆在面前,心情也同样差到极点,或者说更差。

我岌岌可危的婚姻之墙正在我的后知后觉与自我感觉良好中悄然坍塌。

熟悉的清冽味道入喉,冰冷与灼热交织在一起,汇集在我的腹内。

“果然是好酒,味道很特别,你觉得呢?小爱。”宋雅晴舔了舔弧度优美的嘴唇。

“的确很特别。”我附和着,与她碰杯。

“要不怎么说这男人靠不住呢,女人要想不依附于人,还要自己强大起来。”宋雅晴的男人经在我身上开始应验。

“雅晴,好羡慕你,我可不想像那个女人那样忍气吞声,好窝囊。”我在酒吧轰隆隆的音乐里扯着嗓子喊。

宋雅晴表示极度认同,“小爱,你现在还年轻,离开那个渣男自己闯一闯,机会有的是。”

我一个劲儿的摇头,“我觉得自己现在什么都不会,想到又从头开始,好怕。”

宋雅晴马上否定了我,“傻呀你!丁锐婚内出轨,属于过错方,财产都归你才对,你现在离婚,不说是富婆,起码也是衣食无忧,想做什么可以从长计议嘛!”

“丁锐肯定不会同意,这几年公司都是他经营的。”我还对分割财产的事有些不适应,这么快就到这一步了吗?

“那由不得他,小三儿的肚子就是最好的证据,让他净身出户,看他们还怎么逍遥!”

宋雅晴的话听上去好过瘾,对,就这么做,我倒要看看这对狗男女身无分文的下场。

话越说越爽,酒越喝越多,不知不觉中,我们都进入了酣畅淋漓的境界。

我痛饮,为我已经死去的婚姻,我不知雅晴为什么,或许是为我痛惜,或许是为自己的孤独和寂寥。

一个女人,单枪匹马在社会上打拼,还要争出个高低上下来,想必她也是有很多辛酸的吧!

我们举杯豪饮,放肆地大笑,尽情地跳舞,好不痛快。

我醉了,可是这一次,我醉得好清醒,只是双腿不太给力,有些发软,神经系统出奇的冷静。就连阮慕笙是怎样走到我面前的,都记得一清二楚。

“宋小姐住在哪里?”问话的是吴非,灯光下那对酒窝依然清晰可见。

我准确地报出了宋雅晴的地址,就见吴非扶起她,向酒吧外走。

我连忙拦住,“喂,你要带她去哪?”

吴非诧异地回头,“你不是刚刚把地址告诉我了吗?”

“但你一个男人送她回去,我不放心。”我挣扎着想从高脚椅上站起,不料一个俯冲,头直接冲向地面。

在我即将与地面亲吻时,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将我捞起,我抬头,望见一双如水墨眸,波澜不惊地看着我。

“那萧小姐的意思要亲自送你的朋友回去?”吴非又问。

“对啊,是我约她出来的,我必须保证她的安全。”我挥舞着双臂,说得霸气侧漏。

“好,让她自己来。”上方飘来清冷的声线,随之束缚我身体的手松开。

我正想走向宋雅晴,但腿却不听使唤,一个趔趄,眼前一黑,人软塌塌地倒了下去。

这次,再也没有人扶住我,冰凉的地面接触到了我的皮肤,我在疼痛中愈发清醒。

我知道我醉了,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送雅晴回家。

看着雅晴的咖啡色高跟鞋与一双男士皮鞋同时从眼前消失,我再也没有一点力气,如千斤重的头就那么结结实实地着了地。

绝爱逢笙状态:连载中作者:郁流苏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总裁爹地宠上瘾 迷糊妈咪要改嫁 首席独宠影后妻 九天星辰引 天罚之录 女神的绝世赘婿 杀神临都 醉美不过相遇 木行天下 洪荒大世界 忆情若斯年 神民抢红包
推荐阅读 请叫我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