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四章 刀诀

更新时间:2021-10-14 22:58:25
仙缘归状态:连载作者:亥叶全文阅读

刀者,一往无前,无所畏惧。少女喝斥一声,直直的劈起浪花,墨绿色发箍混着落下来的水珠,营造出出一幅绝美的舞枪画面。君茶所持之刀,周身通白,长二尺一,刀身倾长且薄如蝉翼,刀尖散发出出隐隐寒光,这刀很类似于于前生的唐刀。在茅草屋台阶上拿了两块布,君茶细细地少女呵斥一声,直直的劈起浪花,墨绿色发带混着落下的水珠,营造出一幅绝美的舞刀画面。。

第二十四章 刀诀 精彩章节

刀者,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少女呵斥一声,直直的劈起浪花,墨绿色发带混着落下的水珠,营造出一幅绝美的舞刀画面。

君茶所持之刀,周身通白,长二尺一,刀身倾长且薄如蝉翼,刀尖散发出隐隐寒光,这刀很类似于前世的唐刀。

在茅草屋台阶上拿了一块布,君茶细细的擦拭刀身上的水珠,理了理头发,将长刀收回刀鞘,挂在身体左侧。

那天回去后,君茶不断回忆着那名刀修的打法,一姿一态,君茶给学了个精光。

之后又耐不住内心的渴望,破天荒君茶第一次搭讪别人,请教刀法。

那刀修也是个好相处的,见君茶一个女孩子不使受人钟爱的剑反而使略微显得有点霸道的刀,有了点兴趣,也就指点她一二。

这么一来二去,君茶的刀法也算入门,只不过里发出刀气还没得远。

刀修告诉君茶,刀与剑齐名,一个刀者与一个剑客的最好的相遇就是以刀光剑影开始。

但刀不像剑,它虽然也可以使的如剑一般潇洒肆意,但刀隐含的霸道无论刀者的刀道如何,都不会改变。

剑是锋芒,刀是霸凌。

刀修建议君茶去乱石林练刀,那儿是问虚宗刀修与剑修的天堂。有人指点,君茶身体力行自然也屁颠屁颠跑到乱石林来练刀。

乱石林顾名思义,以乱石成林,说这里为什么是问虚宗刀修与剑修的天堂,自然是因为乱世林的石柱坚硬无比,刀剑劈砍在上面只会留下浅浅的痕迹。

君茶离开住处来到乱石林,一眼望去,几乎全是三分之二全是剑修,而刀修只占了大概三分之一左右。

刀修少,女刀修更是少,君茶一个女刀修跑到乱石林,立马就引起离得比较近的人的注意。

几个人眼光带点疑惑及惊讶落在少女的身上,又自顾自练剑。

剑修与刀修一心都在剑与刀身上,对于外物很少关注,因此看见君茶也就是多看了眼。

然而,让君茶想不到的是,她在这里遇见了原著女主苏末砚。

那次开宗收徒过后,君茶回来后也打探过苏末砚的消息,后来,两人也没有任何交集,君茶也就渐渐没太关注苏末砚。

君茶一直坚信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脱离了原著,还有很多的人和事。

如果因为苏末砚的身份以及自己在原著中的身份,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君茶认为那是迷了心。

苏末砚背着重剑慢步走来,红色劲装穿在她身上,更显得美人的飒爽英姿,有种极致的吸引力。

如果君茶没有记错,这个时候,重华道君已经注意到了苏末砚,并且有意愿想要收她为徒。

只不过男主在哪呢?

君茶伸头看了看苏末砚背后,空空如也。

重华道君注意到苏末砚还是因为男主,男主和女主不打不相识,而重华道君出门游历遇到男主,见其天资心性都不错,打算收他为徒。

之后因果循环,又让重华道君遇见了苏末砚这个好苗子,号称隐士剑的重华道君想着收一个也是收,不如成对收更好。

瞥了瞥眼我们漂亮的女主,君茶就收回眼光,管着自己继续挥刀。

咬着牙,长刀的刀尖与石柱相碰,留下斑驳刀痕,君茶连续挥了一百刀,额头上早就冒出了细汗,鼻尖也沁出汗来。

呼~

君茶抹抹额头上的汗水坐在一根石柱下休息,抬眼很好看见苏末砚一道道剑气劈在石柱上,留下剑痕,她脸上汗水挥洒,红色劲装早已湿透,映现出还未完全发育的身子。

天道的亲生女儿苏末砚福厚,但照样在其他事上也要付出努力。

抽出布料,君茶缓缓缠在虎口处,这是练刀带来的反冲力使得虎口震裂开来。

君茶继续朝着石柱挥刀,一刀一刀,长时间的积累,君茶的挥刀不再像之前那样似刀非刀,似剑非剑,已经有了刀修的雏形,动作也慢慢变得协调,有韵味起来,向着刀修的锐利霸道前进。

挥完最后一刀,握刀的虎口隐隐发疼,累塌了的君茶直直的就坐了下去。

乱石林人已经慢慢开始减少,离君茶身边最近的就是还在练剑的苏末砚。

把长刀插回刀鞘,君茶打算回去。

虎口被震伤震裂是每一个刀修都要经历的,只有这样,虎口伤好后,新生的一层皮会更耐冲击。

现下伤未好,君茶并不想伤上加伤,为了一时的练习而消耗的之后的练习,君茶断然不会做。

正好路过苏末砚身旁,君茶看着苏末砚用一道剑气把一根剑痕布满的石柱给击碎了。

随着石柱被击碎,两人站的那块土地突然凹陷,将两个人吸了进去。

因着两人离其他人较远,这一异变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凹陷的乱石林地面吞了人,很快又恢复原样,剩下的只有一根破碎的石柱。

在一处小潭边,悠悠转醒的君茶入眼就看见苏末砚正在与一丛异火争斗。

自己怎么忘了苏末砚在乱石林有一处机缘,就是收服了一丛异火,青莲灵焱火。

幽幽青色的火焰包裹住苏末砚,君茶一手握着长刀,一手撑着脑袋看着苏末砚和异火争斗。

这异火君茶自叹没有能力收服,大部分异火生来就桀骜不驯,很少被修士收服。

收服异火可谓拿命上赌场,异火异火自然比一般灵火强上数百倍,苏末砚有空间,空间里有法宝,收服一株异火不在话下。

可是君茶不行,她啥厉害点的法宝都没有,为了小命,自然躲得远远的看苏末砚缠斗异火。

青莲焱灵火的气势很快就弱了下来,苏末砚趁机就将异火收入囊中。

而诞生了异火的小潭没有了青莲焱灵火,顿时灵气散去了许多。

君茶拍了拍衣裳,指了指小潭。

“你收服了异火,小潭内的灵液归我,行吧?”

虽然灵气散溢了许多,但好歹也是灵液,带出去能卖好多灵石嘞。

一身红色劲装的苏末砚微微点了点头,本以为收服异火,这个女修会趁机夺宝,却没想到人家打的是那一小潭灵液的注意。

君茶喜滋滋的把自己身上所有能装液体的东西全装上灵液,还不要脸的向苏末砚借了点玉瓶。

地下的乱石林一点也没有地上的气势恢宏,就是一小块草地,草地上种了一些赏心悦目植株,架了几个架子,一些爬藤类植物则顺势而上,最瞩目的还是一株开的正艳的桃花,旁边建了一座小木屋。

君茶猜可能是以前那个隐世洞府在这,反正原著中写这就是一位近古时期化神期前辈坐化之地。

大能身上有一份刀诀,君茶倒是十分想得到,毕竟练刀也是要有功法的。

一青一红两个身影走到小屋前,桃花开的正艳,花瓣时不时落下,洒在地上。

君茶伸手接了一片落下的桃花花瓣,恍惚间,一小片记忆出现在脑中。

一个破碎娃娃般的小女孩在哭。

君茶摇了摇头,难道这桃花有致幻的功效,想到什么君茶也就把花瓣丢掉。转头望着小木屋。

木屋的禁制经过时间的洗礼还完好无损,只是威力下降了一些罢了。

但也不是君茶这些练气期所能打破。虽然君茶打不开禁制,可是不代表苏末砚打不开,人家的空间法宝那么多,总有破禁制的法宝。

“你能破这禁制吗?”

君茶用殷切的眼神看着苏末砚。

苏末砚默不作声,看了眼君茶,总感觉这女修笃定自己可以破开这禁制。

君茶笑了笑,为了刀诀,努了努嘴。

“我可以发誓在你破除禁制期间绝对不对你下手,而且如果有宝物,你先挑选如何?之后我再选,而且我只选一件东西。”

苏末砚奇怪的看着君茶,皱起了眉头,很快又将奇怪的情绪掩盖下去,点了点头。

“可以。”

苏末砚专心破除禁制,君茶没事干,转了转,又把目光放到桃树身上。

桃树很大,枝头的桃花开的艳艳的,如娇俏的小娘子,君茶神识扫了一遍桃树,还真发现了桃树的不寻常。

在桃树底下,树身被刻上了两个字,追魂。

“师姐,禁制开了。”

苏末砚面无表情的看着君茶,唤道。

君茶也没多管,管他追魂还是毁魂,刀诀现在是自己最大的兴趣。

她迈步就跟着苏末砚进了小木屋。

一具枯骨身姿奇特的坐在蒲团上,面前放着一枚戒指,手上又带着另一枚戒指。

好生奇怪,储物戒指多了没处放?

苏末砚朝枯骨拜了拜,取下枯骨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又拿起地上的戒指。她将一枚戒指丢给了君茶。

“见者有份,虽然你刚刚是那么说了,但我也不是贪婪之辈,只要你今天别把在这的事传出去就行。”

红衣劲装的少女冷冷的盯着君茶。君茶伸手就将储物戒指接住,点了点头,刚刚扫过储物戒指,刀诀就在里面。

然而君茶不知道的是其实两枚储物戒指都有一份刀诀。

得了该得的机缘,两个人一直维持着一种奇妙的气氛。

而苏末砚做为一名优秀的阵法师,对于找出口这样的事还是十分有把握的,毕竟这一方天地看着就是用阵法将其固定隐藏在这儿。

面望巨大的桃树,树下苏末砚在慢慢的插着阵旗。没错这颗桃树就是这方阵法的阵眼。

君茶盯着苏末砚阵旗上的阵纹,如果把自己的灵纹和阵纹加起来会怎么样呢?

她突然被这个奇异的想法震惊到了。

君茶只想过灵纹与符文有关,至于阵法中的阵纹完全没想过,因为布置阵法,光有阵纹还不行,还需要按照特定的排位进行布阵。

但内心种下了种子,指不定哪天就生根发芽。

而苏末砚不愧是一名极具天赋的阵法师,对于近古时期大能布下的阵法也有一二力可以改变。

所有阵旗落下的瞬间,一道光从桃树身上显现,两人又再度回到了乱石林。

此时已接近半夜,两人在底下花的时间不过几个时辰。苏末砚擦了擦额间的汗,“今天的事说出去对谁也没有好处,还望师姐严守。”

君茶愣愣的点了点头,女主再三不要自己说出去,自己也不傻,近古时期大能的遗物就算在垃圾也是好东西。

仙缘归状态:连载作者:亥叶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溺宠天师大人 帝神通鉴 重生九零年之虐渣攻略 咱家辅助是女生 槐夏记事 最强天丹师 女帝生涯 仙灵图谱 穷神闯大唐 重生之女将星 嫡女重生 大宋清欢
推荐阅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她是剑修